齐乐娱乐齐乐娱乐 设为齐乐娱乐 添加收藏
齐乐娱乐
了解文登 | 齐乐娱乐 | 供求信息 | 劳务人才 | 婚庆征婚 | 文登房产 | 家居装饰 | 法律咨询 | 为你健康 文登团
齐乐娱乐购物 | 文登摄影 | 文登书画 | 文登文学 | 文登人物 | 文登收藏 | 文登社区 | 文登汽车 | 文登美食
新人新秀 齐乐娱乐 >> 新人新秀
孙念军的《绿蚁》情结
2016年3月1日,文登本土作家孙念军的长篇小说《绿蚁》,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一部建立在史实基础上的传奇小说。清朝道光末年,祖居昆嵛山桃花庵的黄石哥,因为无力缴纳文登县知县陈少白以剿贼为名私设的马价税被逼家破人亡,从而激起全县人民同仇敌忾。县人孙得兰、毕九等为惩治贪官解除民累,甘冒身家性命危险挺身而出状告文登县知县。他们经年累月九死一生,侥幸在新老皇帝交替太子党与元老派权利角逐的夹缝中胜诉。案结之时,参与上控者死的死散的散,幸存的兰先生心灰意冷,毅然抛弃朝廷封赏离家出走,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小说真实地反映了晚清文登下层人民饱受贪腐蹂躏求告无门的残酷现实,揭示了有史以来社会动荡政权频繁交替的症结所在。童年听着故事长大《绿蚁》是孙念军上世纪起草,本世纪创作的长篇历史传奇小说。家乡深厚的民间文学积淀,为他的创作提供了大量素材和养料。在他的记忆中,村里最会讲故事的有三人:一位是汉爷,汉爷算是乡下文化人,冬闲雪天常捧着本旧书,坐在热炕头上边看边讲,内容多是鸳鸯蝴蝶、武侠公案、历史演义之类;另一位是财爷,财爷不认字,记性好,也讲公案武侠,但更多的土生土长的民间传说,小说《绿蚁》中有不少故事情节是从那些故事演绎来的,如陈少白纳妾、石公落难等;还有一位挽发髻、打绑腿、拄拐杖的故事老太,她只讲丛尚书、徐大人,随时随地逢人便讲,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听,讲起来声情并茂,眉飞色舞。孙念军因为喜欢听故事,所以喜欢汉爷、财爷、故事老太,然而最喜欢的还是他的祖母。祖母喜欢讲刁女儿,说是当初郑玄讲经的长山村,刁家有女迎风即长,13岁身高9尺,喜欢坐在屋檐上做针线。刁家怀疑女儿是妖精,就把她砌在石墓里闷死了。后来有位南方巨人来求偶,听说刁女被害,一怒之下在村南撒了泡尿,冲出了一条大沟。祖母最喜欢讲的还是兰先生、毕九磨、蓝长腿。作者童年就那么安静地倚在祖母怀里,让那些故事走进心里。古老文登学为他提供创作营养孙念军生长在素有文登学美誉的文登。与《绿蚁》结缘是故乡泥土滋养的结果。文登有秦皇召文的典故、有郑玄客耕东莱的遗迹。郑玄讲学的长山村与他是一个乡,元代还出了一位开国将军——刁通。距他村庄六里之遥的郭格村,金代出了个大文豪——郭长倩。除此之处,文登历史名人还有明代工部尚书丛兰、清代江苏巡抚徐士林,而书中提到的兰先生、毕九磨、蓝云洲,都是当时的乡贤和侠义之士。三十年前写《绿蚁》时,孙念军曾在旧县志中查过兰先生、毕九磨、兰长腿的轶闻,得到的只是有关马价税的几行注释:“咸丰间军事络绎,县署苛派马价,大为民累,经童生曹德馨等上控始告免……”近五百字竟无一处提及孙得兰、毕九磨、蓝云洲等人。是兰先生等人无足轻重?还是曹德馨影响太大,以致蒙蔽了兰先生等人的风采?而作者家谱对兰先生评价极高。自清咸丰六年至今,近200年,毕九磨的名字在胶东特别是烟威地区广为流传。在蓝云洲的家乡,人们对“蓝长腿”的绰号也不陌生。作者上世纪采访时,听人讲过当年打官司有一曹姓义士,家住宋村镇一带。为此,他专程到宋村京格庄采访,结果村民俱表示未闻其人。本世纪退休后,他又多次寻访过,结果还是杳如黄鹤。既然如此为什么旧县志把曹德馨推了出来?作者认为主要是当政者回避历史事实,有意抹杀兰先生等人的功绩。目睹被边缘化的这一史实,更坚定了他创作的决心写出的人物要让人记得住三十年前孙念军也是个热血青年,写过诗歌、写过散文、就是没写过小说,现在回忆起创作《绿蚁》时的那股拼劲,他自己都感到惊讶。那时既缺乏创作经验,又缺乏书面史料,更缺乏创作条件,有的只是东鳞西爪的一些缺少内在联系的故事梗概。所有的传说都是孤立的,对清代司法制度、公堂诉讼程序不甚了了,在这种情况下写官场倾轧、官吏贪墨、对簿公堂,难度可想而知。上世纪创作《绿蚁》时,孙念军正处于人生最低俗,白天忙着锄割收种,夜晚奋笔疾书。有一次断电点着煤油灯爬在炕上写作,夜风吹来蚊帐烧了个大洞,险些酿成火灾。他硬是凭着这份心劲,不到一年基本完成了初稿。谈起创作体会时,孙念军说:“我的文学创作还处在摸索阶段。这么多年来就认识了一点:作品要有可读性。因为所有的书都是写给读者看的,通俗也好,高雅也好,无论多么经典都离不开读者。为了让《绿蚁》拥有更多更好的读者,我一直在探索雅俗共赏的道路,很少考虑那些清规戒律,想的最多的是读者的感受。我知道《绿蚁》的优势是什么,清楚那些原生态故事的价值,清楚人民对贪腐有多么痛恨,更清楚自己的创作水平有多低下,因此便扬长避短,尽量在塑造人物、构思情节上下功夫。”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居易的这首小诗所描绘的是,红泥做的小火炉里烤着新酒,绿莹莹的泛光犹如爬动的蚂蚁。傍晚天要下雪样子来了位朋友,李白邀朋友小酌一杯的情景。是呀,当闲来无事,坐在小火炉旁,,品着美酒研读着孙念军的《绿蚁》,无论什么天气,不管有没有朋友来,都是一种非常惬意的享受。我们期待着他的下一部大作能给我们端上更美的艺术盛宴。
孙念军,1949年出生于山东文登。80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柳泉》《烟台日报》《威海日报》等报刊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招聘信息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1 齐乐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鲁B2-20100020号
 电话:0631-8985020  鲁icp备09074927号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