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齐乐娱乐 - 资讯 - 供求 - 招聘 - 房产 - 婚庆 - 家居 - 汽车 - 法律 - 健康 - 企业 - 摄影 - 书画 - 文学 - 收藏 - 周易 - 美食- 社区 - 优惠券
首 页 文登作协
作协简介 组织机构
作协章程 作协成员
文坛动态 文登作家专栏
小说 诗歌 报告文学
随笔 戏剧曲艺 文学评论
文学爱好者
小说 诗歌 随笔
散文 杂文 游记
  当前位置:齐乐娱乐 >> 文登作家作品 >> 戏剧曲艺
情系南海
作者:于冠卿

主要人物林  海    男,40岁,南海管委副主任老站长    男,52岁,南海职工陈  光    男,26岁,南海职工韩  雪    女,24岁,南海职工苏  荣    女,40岁,林海之妻小  美    女,12岁,林海之女刘  总    男,40岁,河北康泰集团总经理虎  子    男,20岁,老站长之子司机、医生、护士、林父、外商、施工人员若干
序 幕    镜头中出现一片茫茫大海,波涛汹涌。    一只海鸥紧贴海面飞翔。镜头渐渐拉向金色海滩。海浪一波接一波地涌向海滩。海滩上零零星星几个“拾海”人,从海中向海滩上奔跑。镜头转向海岸,荒草萋萋,盐碱遍地。无数大大小小的虾池像一面面镜子在阳光下闪烁。字幕:公元二00七年三月,文登市委决定开发南海。三月十日,南海新区启动仪式隆重举行,1600多辆施工机械,6000多名施工人员奔赴南海,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开发南海大会战。从此,这片沉睡了几千年的金色沙滩苏醒了。
1、海边建设工地上。   日阳光明媚,彩旗飘扬。塔吊林立,人声喧闹。工程车一辆接一辆排成长队。
2、海边沙滩上。       日老站长同陈光、韩雪并肩站在沙滩上,面向大海眺望。韩  雪:老站长,这里为什么叫金滩呀?老站长:你们听说过一首民谣吗?        东海滩,西海滩,        不如小观的金海滩,        金海滩,金海滩,        遍地金子捡不完。韩  雪:老站长,这海滩真有金子吗?老站长:(笑)有啊,不然怎么能叫金滩呢?陈  光:老站长,那是比喻吧!老站长:说比喻也对,不过这片海滩真是黄金地带,海产品相当丰富,据说有140多种,最有名是“小观蛤”闻名全胶东,“小观蛤”种类特多,你像(顺口流)黑蛤、白蛤,海虹蛤,毛蛤、沙蛤、牛眼蛤,称子、面蛤、刀劈蛤,巴蛤、还有蜊子、金壳蛤……韩  雪:(惊)这么多呀!老站长:小观蛤有名早在宋代的《续墨客挥犀》就有记载:“海傍有蛤,背有花纹者人谓之花蛤,无文者谓之沙蛤。”所以小观蛤中尤为有名的是花蛤和沙蛤。陈  光:(惊)我说呀,在集上或商场里只要吆喝一声:“小观蛤!”有货啦就立即抢购一空。老站长:(叹气)以前吗?没有开发,这里交通不便,所以金子一直埋在地下,没有发挥作用,现在市委市政府决定开发南海,我想南海真要变成金滩了。陈  光:        (同时)这回好了!韩  雪:林海突然出现在老站长他们身后。林海:(微笑)老站长又在讲金滩的故事片呀!三人同时转身:(惊)林主任来了!林海:嗯!青年人大都不知道金滩的来历。老站长,你是咱南海的老人,对南海最熟悉,是应该给他们讲讲。韩雪:(高兴)林主任,老站长刚才都给我们讲了!老站长:青年人知道了金滩的来历,才有志气改变这片海滩的面貌。林海:好。老站长你们今天又没有休息呀!韩雪:林主任,你不是也没休息呀!林海:(笑)你们不要偏我呀!老站长:林主任,自从南海大会战开始以来,咱管委的机关干部和全体员工都主动请战,放弃节假日,战斗在工地上,这不,我们刚测量完南海公园这片工程。林海:大伙的精神太可贵了,但你们家里都城有事,礼拜天还是抽时间回去看看。韩雪:林主任,我们要向你学习,你从南海开工以来,三个多月了,一天也没休息,我们年轻人就更不应该休了。林海:小韩,我怎么听说因为你调到南海来,城里的男朋友就分手了!韩雪:(脸色羞红)林主任,那是他不干了,又不是我干了!林海:小韩,等我去找你的男朋友说合说合,叫他能理解你。韩雪:谢谢林主任,不过你不必去了,我们两人的理想不一致,走不到一块!老站长:(笑)你看小韩热爱南海的决心多坚定。
3、南海建设工地。   日盐碱滩上搭着一顶帐篷。一条初见规模的路基展现在人们面前。远处一辆工程车在运输泥沙。林海头戴工程帽站在路基上,手里拿着一张规划图向身边的施工人员讲解看什么。
4、帐篷内。        日帐篷门口挂着“南海工程指挥部”的牌子。镜头由外到内。帐篷内堆放着一些施工工具。左边有一张简易办公桌,桌上有把暖水瓶和一个保温杯,还有一摞材料。帐篷右边是一架木头床,床上有被褥。林海正站在办公桌前打电话:姜科长,你们一定招待好河北和福建来的客商,下午,咱们开始与他们谈项目……对,对,你组织好介绍材料……好,好。林海:(高兴地)这段时间我们加大了南海的宣传力度,外地客商越来越多。[林海刚关掉手机,手机又响了林海:(接电话)苏荣,你说什么?咱爸病了,什么病?……心脏病发作……好,你赶快打“120”,我马上回去……
5、公路上。      日一辆黑色“大众”轿车在公路上飞驰。车内林海握着手机不停地打电话。
6、医院急诊室门外。     日苏荣与小美站在门口焦急地等待着。小美:妈,我爸怎么还不回来呀!苏荣:快了,你爸正在路上呢。
7、公路上。     日轿车在公路上飞速前进。林海正在接电话:喂,你说什么?河北的客商走了?……什么时间?现在到什么地方?林海:(放下手机)小宋,调头,到机场去!司机:主任,咱们不去医院了?林海:先到机场,回来再到医院!司机:苏老师不是打电话说你父亲病重,很危险吗?林海:(脸色阴沉,眼筐有泪珠;他马上擦掉):小宋,还是先到时机场吧!司机调转车头。
8、医院急诊室门外。      日苏荣和小美仍站在门口焦急地等待着。苏荣不停地看手表:小美,按时间你爸早该回来了!小美:妈,你打电话问问爸爸走到哪了?苏荣:对,你看我还忘了给他打电话。(苏荣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9、机场检票大厅。       日2号检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刘总和两位随行人员排在前面正准备检票。林海风风火火地跑来:刘总,你不能走呀!林海怀中的手机不停地响,但他没有接。刘总:(惊)林主任,你怎么来了?林海把刘总从队伍中拉到一旁,气喘吁吁地说:刘总,对不起,你别走,跟我回去,咱们再好好谈谈。刘总:没有必要吧!林海:有必要,你跟我回去再商量商量,我相信咱们会达成一直的!
10、医院手术室门口。     日苏荣更加焦急:小美,你爸怎么不接电话呢?小美:我爸,可能有事在忙,不能接电话。苏荣:不对,你爸知道你爷病了,住了院他说马上回来……难道是路上出了……小美:妈,你别瞎猜了,我爸他不会有事的。
11、机场检票大厅。      日刘总:好吧,林主任,既然你们这么诚心,我们就晚走两天,再谈谈。林海:谢谢!林海陪同刘总及其两位随行人员一块提着行礼出了检票大厅。
12、医院手术室门口。    日苏荣和小美仍站在手术室门口,焦急地等待。苏荣:小美,你爷爷的手术都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了,你爸怎么还不来……
13、医院病房内。      日病床上林海的父亲边躺在病床上。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子,手上挂着吊瓶,脸色很痛苦。苏荣和小美守在床边。林海突然推开房门。小美:(惊喜)爸爸回来了。林海:(焦虑)苏荣,爸爸怎么样?苏荣:(没好气的)等你回来,咱爸早不在了!林海:(惭愧)对不起,在回来的路上突然接到管委的电话说河北来谈项目的客商走了,我刚才到机场去把他们拦回来了。苏荣:(生气)我问你,咱爸的命重要还是你那个客商重要?林海:(态度平和)苏荣,我知道爸爸的病很重,但有你在,有医生在,我放心,可是那位客商要是走了……苏荣:(发火)那个客商走了,你就活不成了是吧!林海:苏荣,你不知道呀,这位客商对我们南海来说有多重要,他们是南海开发区以来我们遇到的一位势力最强,投资过五十个亿的大项目,怎么能叫他跑了呢?[病床上的父亲的手动了一上。苏荣:(急忙按手)爸,别动,手上有针。小美:妈,我爷是要小便吧。苏荣:快拿尿盆。林海:(着急地)我来。[林海从床底拿出尿盆放在父亲身底下接尿。接完尿推门出去送尿了。小美:妈,你再别说我爸了,他不是不想回来,就是那个客商太重要了。苏荣:(瞅了小美一眼)小美,你总是向着你爸。小美:不是我向爸爸,今天这事就是爸爸做的对,我支持。[苏荣做了个欲打小美的动作,林海推门进来了,苏荣放下拳头。林海:(放下尿盆)咱爸醒没醒过来?小美:爸,你放心吧,医生说爷爷脱离了危险,需要静养。林海:苏荣,你累了,和小美回去休息吧,今晚我在这儿陪爸。苏荣:算了吧,你是大忙人,说不上又好来电话了,还是我在这陪吧![林海怀中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苏荣:(笑)你看,叫我说中了吧!林海接电话:喂,向主任呀,什么事?机中声音:林主任,刚才接市政府办公室通知,今晚下半夜有暴雨,让我们坐好防洪准备……[窗外一片漆黑“吓嚓”一个巨雷,接着一道闪电透过玻璃射进病房。小美:爸爸,我害怕。林海:(抱住小美)别怕,这是打闪。苏荣:这天公也不做美。林海:苏荣,今晚我又不能伺候咱爸了,南海母猪河大桥正在施工,一旦洪水来临,全部工程就毁了,我得马上到工地去做好防汛准备!小美:爸,你又要走呀!林海:(在小美脸上吻了一下)小美,爸爸有重要工作要做,你和妈妈在这陪爷爷啊!小美:(搂住林海,哭了)爸爸,我不让你走——苏荣:小美,你爸的心早就飞到南海去了,你留也留不住呀!
14、大桥建设工地。    夜夜漆黑,漆黑。电闪雷鸣,划破夜空。镜头中母猪河水汹涌奔腾。镜头转向大桥工地。一座兴建中的大桥,四座桥墩矗立在河中央。河两岸百号施工人员披着雨水戴着工程帽在搬运沙袋。工人甲:这雨太大了太急了!工人乙:这桥墩刚建起,水泥还没凝固,哪能经住这么大的水!特写镜头:林海站河中央,河水齐腰深:同志们,快搬沙袋,护住大桥桥墩,别让洪水冲垮。人们一个个跳入河中。镜头中出现林海和人们抢险的场面。老站长扛着一个沙袋在河水中艰难地趴涉着。林海:(走过去)老站长,你这么大年龄来干什么?老站长:抗洪要紧,保护大桥要紧!林海从老站长肩上接过沙袋。
15、医院病房中。    夜病房中灯光明亮。林海的父亲安静地躲在病床上。小美旁边的椅子上睡着了。苏荣坐在床边双眼凝望着空中的吊瓶。林海的父亲睁开了双眼。苏荣:爹,你醒了!林父眼睛四下望了望:小美妈,林海哪?他怎么没来?苏荣:爹,他来过,今夜下大雨了,他到工地去防洪了。林父:(叹气)小美妈,你一晚上没睡吧!苏荣:爹,我不瞌睡。林父:我知道,林海不在,你一个人伺候我,能不累吗?等这个吊瓶打完了,你也睡吧!小美醒了:妈,你睡吧,我看着爷爷。林父:小美,真是个好孙女。
   16、大桥建设工地上。    拂晓东方放亮了,雨停了。人们站在大桥两边望着滚滚的河水。工人甲:天亮了,雨也停了。工人乙:大桥保住了。林海:(站在一座桥墩上)谢谢大伙,大桥没事了,大伙的衣服都湿透了,回去换换衣服,歇歇吧。工人甲:林主任,你也休息休息吧,这些日子,你太累了。工人乙:(笑)林主任是铁打的,没事。
17、医院病房内。           夜病房内灯光明亮。苏荣正在床边用热毛巾给父亲擦脸。林海突然开门进来:苏荣,咱爸今天怎样?苏荣:(态度和蔼)咱爸今天病情稳定,就是感觉浑身发热。林海:苏荣,我来擦吧。苏荣望着林海(吃惊地):看你满身、脸都是泥浆,几乎看不出模样来了,快去卫生间洗洗吧!林海:(笑)没事,你不是认出我来了吗?苏荣:滑头,快去洗洗!林海转身出屋。
18、病房内。      夜林海只穿着白衬衣坐在病床边用毛巾给父亲擦身体。苏荣拿着一包脏衣服:林海,你在这看着咱爸,我回家去给你拿下衣服换换!林海:好,你走吧,天黑,开车小心点。苏荣:放心吧!林父:(醒来)林海,你回来了!林海:爸爸,昨天夜下大雨,我到母猪河大桥抢险没能陪你。林父:(望着林海,声音微弱)我知道你忙,公家的事是大事,我的病是小事,爸不怪你,再说你媳妇照顾的挺好。林海:爸,你感觉怎么样?林父:好多了,你不用担心!林海:爸,白天我没时间伺候你,晚上我回来,没有特殊事,我每天晚上都回来!林父:林海,你是孝顺儿子呀,小美她妈也是个孝顺媳妇呀!林海:爸,这是应该的!
   19、一间豪华的会议室。     日一座长长的会议桌,桌上有鲜花、水果、饮料……右边坐着林海和四位南海的领导,左边坐着河北康泰公司的刘总经理及投资方代表。林海:尊敬的河北康泰公司的刘总经理及贵方代表,关于康泰公司来文登南海投资开发的项目,咱们共同协商了三次,由于种种原因,始终未能达成协议。今天我们双方再次坐下协商,我们南海本着真诚合作,共同开发,互惠互利的原则与康泰集团建立友好合作关系,我相信我们双方会有共同的语言,最终会达成一致的……
   20、场景同上。    日会议室墙上挂着:“文登南海与河北康泰集团大项目开发签字仪式”的横幅。会议桌前站着双方代表。林海与刘总站在中间。特写镜头:林海与刘总交换签字项目书,然后紧紧握手。会场气氛热烈。
  21、管委会会议大厅。    日大厅内二十几排长椅座无虚席。林海站在台前讲话。台下的人们聚精会神地听着。林海:同志们,市委做出了开发南海新区的战略决策,这个机遇给了我们这些人,我们担负着开辟文登发展新空间的历史重任,承载着全市人民的信任期望,这是无尚光荣的。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我们像当年在战场上的战士一样抛家舍业拼死拼活的干,双休日、节假日不休息,有的同志身体受伤了,身体有病仍然坚持在工地上,有的同志父母病了,可是没有时间回去照顾,有的青年同志由于在南海工作没有时间与女朋友相会,最后女朋友分手了……可社会上有些人不理解我们,说什么,现在这个时代,那有像你们这样的傻子,你们都图的什么?就是我们自己的家人也有不理解我们的,大家回家都没少受老婆的气吧!有的同志一两个月不回家,老婆的手机都打爆了,有的老婆说什么,‘你还知道回来呀,你把这个家当旅馆了是不是?’‘还有的家人说什么,你一两个月不回来孩子都不认识你模样了?也有的同志对咱们发生误会,说咱们不回家是在外面有相好的了’。(台下一片笑声)同志们,我们这些同志都是好同志,无论是社会上的说咱们傻也好,咱们自己的家人埋怨咱也好,咱们都承受下来,这些丝毫不影响我们的斗志,大伙的情绪更高了,干劲更足了,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们心中有了一种信念——那就是我们心中有海。我们对南海有情,大伙说对不对呀!台下齐声回答:对!一阵掌声。
   22、会议室大厅。     日人们有说有笑地走出会议室,精神饱满,情绪激昂。
   23、南海大会战的几组特写镜头。A、南海开发规划图。B、林海及南海干部在一块研究规划。C、老站长、陈光、韩雪等在建设工地上进行测量。D、林海在工地上指挥工人作业。E、一辆辆工程车在紧张地运沙石填海。F、南海职工顶着炎炎烈日在工地上施工。H、南海职工在蓬帐里吃馒头和咸菜的喜悦情景。……
   24、林海家里。    晚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小居室。屋内陈设简陋,灯光暗淡。苏荣躺在床上,脸上憔悴,双目紧闭,精神萎靡不振。小美端着一杯开水进来:妈,你不吃饭喝口水吧!苏荣慢慢睁开眼睛,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小美,锅里不是还有米饭吗?你自己吃点吧!小美:妈,我不饿!苏荣爬起来将床头柜的药片拿起放在口中,又喝了一口水。小美:妈,你都病了两天了,我打电话叫爸爸回来送你到医院看看吧。苏荣:别打,你就是打,他也不会回来的。小美:妈,我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苏荣:别胡说!林海突然进屋:谁说我不要你们了,你看爸爸不是回来了吗?小美扑到林海怀里:爸爸——苏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到医院去看咱爸了?林海:(摸着小美的头)我刚才到医院去了,咱爸挺好,小美的姑姑在那看的,你放心吧!小美:爸爸,我妈病了两天了,你快送妈妈到医院去看看吧。林海:(惊)真的?那赶快上医院。苏荣:不用去,我就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林海: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呢?小美:妈妈说,打电话你也不会回来。林海:(惭愧地)苏荣,我对不起你!这两天我到北京出差了。
   25、管委会办公大楼大院内。      日陈光正在大门口往摩托车上绑测量仪器。韩雪从大楼内走出来:陈光,今天礼拜天你又不休息呀?陈光抬起头来:不能休,我要到临港产业区去。韩雪走近陈光:到那去干啥?陈光绑好仪器:韩雪,我看了临港产业区排水管网的工程方案觉得有些问题,所以我要去进一步测量一下。韩雪:临港产业区排水管网施工方案不是请的著名专家设计的吗?陈光:专家怎么了?他们也有失误的时候。韩雪:搞测量你一个人能行吗?陈光:我到工地上找个工人帮一下。韩雪:陈光,你找个工人他不懂测量怎么行呢?还是我去吧!陈光:(不好意思)韩雪,你男朋友今天不来吗?韩雪:你说郑凯呀,我们早拉倒了!陈光:(惊)啊,为什么?韩雪:他嫌南海离城太远,叫我叫调回城里去,我不同意,就分手了。陈光:韩雪,你们两都谈了两年多了,怎么说分手就分手?韩雪:陈光,我和他的观点不同,志向不同,走不到一起。不说他了,走吧!陈光:你自己骑车还是我带你呀!韩雪:当然是你带我了!陈光:好,上车!
   26、公路上。     日秋高气爽,蓝天白云。道路两旁草绿花红。陈光骑着摩托车带着韩雪在公路上奔驰。韩雪:陈光,听说你和小杨国庆节结婚?陈光:是杨柳急着结婚。韩雪:(笑)你不急呀!陈光:韩雪,你看南海大会战,工作这么忙,那有时间结婚。韩雪:工作再忙,不能不结婚吗?陈光:到时看看吧!韩雪:陈光,咱南海短短半年时间就修起了三条马路,你看这路两旁的景色多美!陈光:韩雪,我们是第一批到南海来的,你不感到骄傲和自豪吗?韩雪:陈光,我的感觉和你一样,虽然在这里比别的单位忙,节假不休息,齐乐娱乐上不方便,但我们的齐乐娱乐很充实,我们心情很愉快,我们的事业很光荣。陈光:韩雪,你在作诗呀!韩雪:你说是诗就是诗吧!陈光:韩雪,你的歌唱的很好听,你唱个歌吧!韩雪:(高兴地)好,陈光,你想听什么歌?陈光:随便,你唱什么我都爱听。韩雪:好,我唱《大海在呼唤》主题歌。陈光:好。韩雪:(唱)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海边出生,海里成长。大海啊,大海,是我生长的地方……
   27、林海办公室。    夜林海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地修改材料。
28、微机室内。      夜室内若干隔断,七、八个材料员都在电脑前,紧张地工作着。
   29、小会议室内。    夜室内一圈沙发。林海坐在中间的沙发上。周围坐着七八个干部、员工,每人手里都拿着一份材料。林海:为了这份材料,大家忙活了两天两夜,天亮后山东财经学院的考察团就要到了,刚才我看了这份材料,基本不错,但还有几个地方需要再修改一下……[说着话林海突然下腹剧烈疼痛,头额上的汗珠直往下滚。众人:林主任,你怎么了?林海:(一只手按住下腹)刘科长,你和大伙再研究一下,把这份解说材料尽量写得完美!刘科长:好,林主任,你还是上医院去看看吧!林海:不要紧,等把材料改好了,我再去!刘科长:这哪行,你这病发作太急了,不能等,快把林主任扶上车,去医院。
   30、医院急诊室内。    夜林海躺在病床上。一位医生正在诊断,身边站着两名护士。医生:林主任,你这是肾结石发作,需要马上住院治疗。林海:(焦急)大夫,我现在那有时间住院呀,天亮后就有外地客商来考察项目,你不知道啊,这个项目对我们南海来说特重要,不能因为住院,使这个大客商从我手中丢失;大夫,你能不能想法把这病先控制住,等我把项目谈完了,再来住院。医生:(很为难)好吧,我先给你打几个吊瓶,控制一下病情,你再服几片止痛药。林海:(笑)谢谢你,大夫。
   31、管委会接待室内。    日室内的圆桌上摆了鲜花和水果。几位干部员工正站立两侧等候客人。林海陪客商(十几个人)走进接待室。干部员工都很惊讶:林主任不是住院了吗?怎么——[客人落坐后,林海站在桌前。林海:在这金秋时节,我们南海迎来了十几位重要客人,他们是……
   32、行驶在南海观海路上的中巴车上。车内坐着十几位客商。林海站在车前方向客商介绍南海的投资环境。客商一边听,一边观看窗外的景象,很兴奋。林海一只手按着下腹,另一只手不停挥动,不停地讲解。司机见了,眼中含泪。
   33、医院B超室内。     日林海躺在诊床上。一位医生坐在B超仪前给林海做认真检查。医生:林主任,你这病到别的医院治疗过吗?林海:没有呀,这几天忙的那有空住院治疗呀!医生:不对,你的肾结石消失了。林海:(惊喜)真的?医生:从B超检查没有问题了。林海一下蹦下来:真是奇迹,我这肾结石也怕吓唬呀!
   34、一座大桥建设工地上。   日建桥工人正在紧张地工作着。陈光和韩雪正在进行路面测量。老站长在一旁指挥。韩雪:(惊疑)你们看那不是林主任吗?远处,林海正陪着几位外地客商走来,边走边介绍着什么。陈光:听说林主任昨天住院了,怎么会这么快就出院了。老站长:你们不知道呀,林主任病是肾结石,医生说得住院治疗,给他打了几个吊瓶后,带着病接待客人,和客人谈判,等项目签好后,他的病好了,医生一检查,结石没有了!陈光:这事真奇了!韩雪:咱们的林主任,就是 一个铁人,最抗折腾了!
   35、林海办公室。    日林海正在修改材料。陈光手拿一份材料与韩雪进入。陈光:林主任,我们有事向你汇报。林海:(热情地)好,你们俩坐下说。陈光:林主任,我对临港产业区排水管网的施工方案有不同看法。林海:(惊)哦!说说怎么回事!陈光:林主任,这段时间我和韩雪对临港产业区做了多次实地考察,进行了认真测量,并对周围的环境和地势进行了综合分析,认为专家的那份设计方案管路长,施工大,而且受势起伏影响,需额外设立大量动力提水站,工作成本高,管理费用大,还极易造成淤塞,遇到暴雨时如果疏不住,容易使整个区域一片汪洋……林海:你有什么办法?    陈光:我建议以龙海路为龙脊实行“网路渠加四块”的分区排水模式,并进一步优化区域管网,既能保证排水畅通,又减少许多管道工程。林海:小陈,你这个建议很好,我觉得有道理,我们会与专家协商的。    36、大桥建设工地上。    日工人们正在忙着施工。陈光和韩雪正忙着测量。老站长正在指挥运沙石的工程车卸货。一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骑着自行车走到老站长跟前。人们都在忙,没人理会。年轻人对老站长说:“同志,刘中民不是在这里吗?老站长望着眼前的年轻人:(惊)是虎子呀,你怎么来了?年轻人:爹,是你呀!老站长:(惊)怎么,连爹都认不出来了!年轻人:爹,看你这个样子,头发乱蓬蓬的,胡子这么长,满脸泥沙,衣服上满是泥浆,谁能认出来呢?陈光:(笑)老站长,这是你儿子呀!老站长:(笑)是呀!他是虎子。韩雪:老站长,你快挑点时间去理理发,刮刮胡子,洗个澡把衣服换换,不然不但你儿子认不出你来,恐怕,回家大姨也得把你赶出来!众人大笑。
   37、工地上一帐篷内。    日帐篷里堆放着施工工具及杂物。老站长、陈光、韩雪还有四五个南海干部坐在地上吃午饭。午饭是馒头和咸菜。甲:(边吃边说)天倒是冷了,这馒头又凉又硬,我的牙口不好,吃起来很费劲。乙:老张,你不能用热水泡着吗?保温桶里有热水。老站长:(笑了)老张,你自己骂自己吗?甲:(脸红了)我说什么?    陈光:张大叔,你不是牲口,怎么能说牙口呢?甲:(傻笑)我是说我的牙不好。乙: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怎么的,我把这馒头用热水一泡再把咸菜放在里面就像烩面,真好吃。老站长:现在的人呀,吃好东西吃惯了,不知道吃什么好,小时候,粮食紧张,我姊妹多,很少能吃饱肚子,全家五口,分三四等吃饭。我爹是全家人的支柱,得靠他挣工分养家,我妈把最好饭给他吃,那时最好的就是玉米面粑粑。吃饭时,只有一个粑粑留给我爹吃,我和弟弟妹吃地瓜丝稀饭。一年到头连个馒头都不见。你们不知道呀,那时候看着我爹吃玉米面粑粑,心里真馋呀,弟弟说:‘当爹真好能吃粑粑’。有一次吃饭时,我爹上山还没回来,我弟弟偷着卡了一块粑粑吃了,被妈妈看见,用笞帚打了他一顿,我弟弟哭着上学了,一天没回家,妈妈也掉了一天泪,事后我爹知道了,吃饭时总是把他那个粑粑分给我们姊妹吃,他吃地瓜干……甲:老站长,你说的都是真的?老站长:不信,你回家问问你爹或你妈,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这样,就是地瓜干也吃不饱。韩雪:我也经常听我爹我妈说他小时候遭罪的事。陈光:我认为吃好吃孬,全在一个心情,心情好了,吃什么都好。我从来不觉得我们在这吃馒头就咸菜是遭罪。老站长:对,我们在这里吃馒头就咸菜就是为了早日把南海建设好,将来不吃冷馒头和咸菜。甲:那吃什么?老站长:(笑)吃肯德鸡呀!众人大笑:老站长还挺幽默的。
   38、南海工地一一停车点。    日天色阴暗,北风劲吹,雪花飞舞。一辆大客车从远处开来,在站点停下。小美和苏荣先后下车。小美手中提着一饭盒,苏荣提着一个布包。苏荣:小美,打电话问问你爸在什么地方?小美从苏荣手中接过手机:爸爸,今天是星期天,我和妈妈来看你了,你在哪里?……在工地上,我们到哪去找你……到三号工棚,好。小美关掉手机:妈,我爸在工地上,他叫咱到前面三号工棚去等着。苏荣:好,走吧。
   39、建设工地。     日(空镜头)
   40、一帐篷前。     日帐篷门口竖着一块木牌,上书:三号工棚。小美和苏荣走近。小美:妈,这就是三号工棚。苏荣:好,进去吧。
   41、帐篷内。    日帐篷内堆放着一些工具,一张简易小床,床上有被褥有张小办公桌。小美:妈,我爸就住这呀?苏荣没有出声,端详着棚中的一切。韩雪急呼呼跑进屋:苏大姐,你来啦!苏荣转过身来:(惊)你是?韩雪:(笑)我叫韩雪,是南海管委的技术员,林主任有点事,等会儿回来,叫我先来陪你一下。苏荣:谢谢!韩雪:大姐,这是?苏荣:她叫小美,是我女儿。韩雪:(高兴地)今天没上学吧。小美:大姨,今天星期天。韩雪:哦!你看,我还忘了,今天是礼拜天。大姐,你们坐。[韩雪拿过两个小木凳递给苏荣和小美。苏荣和小美坐下。韩雪拿起暖瓶晃了晃:暖瓶空了,大姐,你看连点热水都没有你喝的!苏荣:谢谢,我不渴。韩雪:大姐,今天礼拜天,你和小美是专门来看林主任吧!苏荣点点头。小美:我爸十多天没回家了,天冷了我妈说来送点衣服给我爸。韩雪:大姐,你真是位贤慧妻子,别说林主任经常夸你。苏荣:(惊)他夸我?韩雪:对呀!林主任说你如何支持他来南海工作,老人有病住院他没时间回去,全是大姐你在那伺候,还说孩子上学都是你去接送……小美:妈,你看我爸对你多好,你怎么说我爸不说你好。苏荣:(瞅了小美一眼)去你的![韩雪愣了,看着苏荣不乐意的样子发呆。苏荣:小韩,你不知道呀,你们主任在家里从没有夸过我一句。小美:不对。妈,你忘了,爷爷病了住院,爸爸白天不能回来,全是你在病伺候,爸爸回来说,苏荣,我对不起你呀,叫你操心了,你是个好妻子,也是个孝顺媳妇,我谢谢你了,……。苏荣表情羞惭。韩雪:大姐,林主任这人太好了,一点官架子也也没有,我们南海的干部职工都喜欢他。苏荣:你别夸他了,他要是发起火来,谁也抗不了。韩雪:大姐,男人吗?那能一点脾气也没有,只要“火”发的对,就不能算“毛病”。小美:我妈净瞎说,我从来没看见我爸发火。苏荣:你小孩子知道什么?去!小美:好,我出去看看爸爸回来了没有。韩雪:小美,外面太冷了别出去了!
   42、帐篷外。     日北风在继续吼,雪花依然的飞舞。小美穿着羽绒服,戴着毛线帽子站在帐篷外的路上向无出眺望。
   43、建设工地上的一条土路。    日林海身穿棉大衣顶着寒风向帐篷走。
   44、帐篷门外。      日小美看见林海从远处走来便跑着迎上去。小美:爸爸——(扑到林海怀里)林海紧紧抱住小美。林海:小美,这里太冷,咱到帐篷里去。小美从林海怀中争脱出来,惊讶地望着林海:你是我爸吗?林海:(笑)小美,怎么不认识爸爸了?小美:爸爸,你怎么这个模样呢?我都不敢认识你呢?林海摸着嘴上长长的胡子,笑着:小美,是不是爸爸的胡子好长时间没刮呀!小美从兜中掏出一面小镜子:爸爸,你自己看看,你是个什么样子?胡子像八十岁的老头不说,头发叫泥土蒙的像个鸟窝。林海接过镜子照了照,笑了:小美,爸爸忙得没顾得去理发。苏荣站在门口:你们不嫌冷呀,在外照什么镜子?林海收起镜子,拉着小美的手快步向帐篷走去。
   45、帐篷内。      日林海和小美走进帐篷。林海:苏荣,天这么冷你来干什么?苏荣:你没时间回家,我不来怎么办?韩雪:(笑)林主任,天这么冷大姐和小美来看你,你得欢迎呀!林海:我是怕冻坏她们。[林海看地上的水桶。韩雪:主任,你不用看,水桶都结冰了,连暖瓶里的水都冻死了!林海:这天真够冷的。苏荣从提包中找出一条毛巾:你先用毛巾擦擦脸上的泥土吧!韩雪:主任,你和大姐聊,我回工地了。林海:好,韩雪,谢谢你!韩雪:(笑)主任,太客气了,大姐,再见!苏荣:林海,你晚上就在这睡呀!林海边擦脸边说:夏天和秋天有时在这儿睡,现在天冷,我回管委睡。苏荣打开提包拿出几件衣服:林海你身上的衣服早好洗了,你脱下来,换换。林海高兴地:苏荣,你想的真周到![林海想吻苏荣,苏荣将他推开,小声说,你没看你闺女在旁边,林海停止动作。小美:爸爸,我妈还给你包的饺子在这哪![小美把饭盒拿给林海看。林海:可别说,有些日子没吃饺子了,我还真馋了。!小美:爸,你吃吧!林海:好,咱们一块吃。
   46、建设工地上。     日老站长和陈光正在工地上进行测量。韩雪走近。陈光:韩雪你回来了!韩雪:林主任到帐篷去了,我就回来了!老站长:韩雪,林主任的家属这大冷天来找林主任是有什么急事吧!韩雪:我看不像有什么急事。她拿着一大包衣服还有一个饭盒。我问苏大姐了,她说就是林主任好长时间没回家,今天礼拜天,她有时间过来看看。老站长:我吓了一跳,认为林主任家又出什么事了!陈光:(开玩笑)老站长,你当是你儿子了,一来找你,就是有事。韩雪:苏大姐是来给林主任送衣服的。韩雪:陈光,你不是会写文章吗?你写篇文章夸夸苏大姐,她是南海广大干部家属的好榜样。老站长:对。如果咱们南海的干部家属都能像林主任的家属这样支持男人,我们的工作会更好的,小陈你就写写。陈光:好,我今天晚上就写。
   47、帐篷内。    日林海和小美坐在桌前吃饺子。苏荣在一边收拾林海换下来的脏衣服。苏荣:林海,以前我对你的做法不理解,今天到这儿一看,太感动了,刚才我听小韩谈起南海的机关干部,为了南海的开发都抛家舍业,拼死拼活地干。这大冷天的,别人在屋子坐着办公,有空调或暖气,可你们在这零下十几度的冰天雪地里作业,不但没有怨气,反而十分开心。不了解你们的人那知道你们的精神。林海:苏荣,感谢你对我们南海人的理解。小美:妈,这回写作文我有什么写了,我要写一篇《战天斗地南海人》,再写一篇《我的爸爸》。林海:好,小美,写好了一定给爸爸看看呀。小美:那是当然。苏荣:你看,把你爸高兴地。
   48、建筑工地上。     日天寒地冻。老站长和陈光正在仪器架前进行测量,韩雪在做记录。路边站着一位年轻姑娘,表情难看。老站长:小陈呀,你看人家小杨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多钟头,你停停测量,去陪陪她呀!陈光:老站长,不急,等把这段路测量完再说。杨柳一气之下转身走了。韩雪焦急地:陈光,你看杨柳走了!陈光看了杨柳一眼:走就走吧!(继续工作)老站长生气地:陈光,今天不测了,你快去追小杨别叫她走了!陈光:(不满地)老站长,她不理解我,我还不希罕她呢,不去!老站长:(生气)你说什么?小杨,多么好的姑娘,你不希罕,人家在这等了一个多钟头,你不理人家,人家能不生气吗?陈光:我不是在忙着测量吗?    老站长马上将测量仪器收起来,好,今天不干了,小韩你把仪器拿回去!韩雪:哎!(收拾仪器)老站长抛着陈光:走,去给小杨陪礼。
   49、工地上一座简易工棚里。     日陈光双手搭在杨柳的肩膀上,微笑着:杨柳,对不起,又惹你生气了!杨柳擦着眼泪,不语。陈光:杨柳,你应该理解我呀!杨柳把陈光的手拿掉:陈光,谁不理解你呀,本来咱们定好的“五一”结婚,你说“五一”忙,又把婚期推到国庆节,结果,国庆节你又说南海搞工程投标没时间,我没说什么,又把婚期推到元旦,眼看元旦也快到了,我问你,这婚你还结不结了?陈光:(惊)元旦快到了,今天几号?杨柳:你装什么糊涂,连今天几号都不知道,12月16号!陈光笑着凑到杨柳身前,想抱杨柳,杨柳向后退了两步。陈光停住:杨柳现在离元旦只剩下十几天时间,结婚太仓促了,再说,南海工程正忙,咱们的婚期是不是再往后推推。杨柳:(不满地)陈光,我问你什么时候不忙?陈光:(笑)我也不知道,不过元旦确实不行!杨柳:(有点火)陈光,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陈光:(惶恐)杨柳,你误解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杨柳:既然你不想分手,你给我个准话,什么时间结婚?陈光:(想了一下)春节,春节一定结!杨柳:好,春节就春节!陈光:实在对不起你!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杨柳:那也不假,这事要是别人,早就不干了!陈光一下抱住了杨柳。
   50、林海办公室。    日林海正坐在办公桌前阅读文件,突然进来两个人。林海:(站起来)是方总呀!你的注册办下来没有?方总:林主任,我今天就是感谢你们呀!林海:方总请坐。[方总与来人一块坐在沙发上,林海倒茶。林海:办下来就好!方总:(喝茶)林主任,凭着我们以往的经验把注册办下来少说也得一周时间,我都订下了7天后的机票,没想到仅用了半天时间,你们就全部办妥,想不到你们南海的工作效率太快了,你们南海干部的服务态度快感人了,就凭这一点我们也要来南海投资!林海:(笑)谢谢!方总,我们不但对你们,上海、北京,福建省任何一家客商来南海,我们一样热情服务!一辆中巴车沿着南海的环海路由东向西缓缓行驶。车上坐着二十几位客商。林海坐在车前面对客商们做着讲解。[按照路程的行进,依次出现南海镜头。A、南海公园“我心向海”雕塑、“我心飞翔”雕塑。B、海边沙雕群。C、海滨浴场。[中巴车又沿着滨海路东行到达青岛湾。A、南海新区展览馆。B、中巴车又沿全海路行驶进入卓达集团营运中。A、卓达集团营运中心内景。B、英伦湾海景房。[中巴车又沿环海路去临港产业区。A、现代重工、大唐山东发电项目区。B、南海天润汽车配件工业园区。C、南海同泰产业园区。D、南海台湾科技园区。E、南海瑞霖医药工业园区。F、北京交通大学科技城……文登南海的机关干部和建设者们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林海:弘扬愚公精神,燃烧创业激情。南海人有精神支持,有创业动力,我们正迎着朝阳,展望着蓝色经济区的宏伟目标,以决胜的胆识和气魄。正在荒滩变金滩……
[影片以南海美丽的大海和金滩收镜。
 
  精品推荐
  活跃会员
  征文启示
    尊敬的广大文学爱好者,齐乐娱乐原《文学读书》栏目现经过改版,已更新为《文登文学》,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可在本栏目下方的"文学爱好者专栏"中根据作品分类发布文学作品。具体方法如下:
    1、点击"会员注册",填写用户名,设置账号密码(此账号可在新区论坛中通用)
    2、以前曾经在原《文学读书》中发布过文章的老用户,可使用原来的用户名,但需要重新注册密码。
    3、点击"登陆发布"选择主题分类,发布作品。
    欢迎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积极发稿。如果想加入文登作家协会,可与陈秘书长联系。
    联系电话:13563141866



copyright© 2014 齐乐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鲁B2-20100020号
 电话:0631-8985020  鲁icp备09074927号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