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齐乐娱乐 - 资讯 - 供求 - 招聘 - 房产 - 婚庆 - 家居 - 汽车 - 法律 - 健康 - 企业 - 摄影 - 书画 - 文学 - 收藏 - 周易 - 美食- 社区 - 优惠券
首 页 文登作协
作协简介 组织机构
作协章程 作协成员
文坛动态 文登作家专栏
小说 诗歌 报告文学
随笔 戏剧曲艺 文学评论
文学爱好者
小说 诗歌 随笔
散文 杂文 游记
  当前位置:齐乐娱乐 >> 文登作家作品 >> 戏剧曲艺
现代戏曲——艾 春 花
作者:于冠卿

时  间   现代地  点   北方某农村人  物   艾春花——30岁,村支书         大  牛——30岁,艾春花夫,个体司机         巧  妹——25岁,大牛妹         艾  虎——25岁,巧妹男友水  仙——30岁,无职女人王瘸子——50岁,村民李  五——45岁,村民村民甲、乙、丙。群众若干
[夏日的乡村。青砖红瓦,叶绿花红,景色迷人。[光启  (幕后合唱)中央政策无限好,农村一派新面貌。                 干群齐心奔小康,                 百姓的齐乐娱乐呀——                        就像那芝麻开花节节高。[艾春花上场(亮相)艾春花  (唱)五月的乡村分外美,          鸟语花香人欲醉。          村民走上致富路,          春花我喜在心中笑在眉。(白)我叫艾春花,前年被选为村支书。古人常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上任两年来已经烧了两把火,一把火是把村里的水泥路修起来了,第二把火是让村民喝上了自来水。这第三把火就是整治环境构筑和谐社会。(唱)今天镇上开了会,          党中央提出了建和谐社会。          家庭要团结,邻里和为贵,          人人讲文明,山村放光辉。        [王瘸子内喊:“艾支书——”,一瘸一拐上场艾春花  王大叔,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王瘸子 (又气又急)支书——我正要去找你哪,正好在这儿遇到你。艾春花  大叔,以后别叫我支书,就叫我春花吧。王瘸子  好,春花,你跟我去看看,我南河边那十亩花生苗全死了。艾春花 (大惊)大叔,你说什么?你的花生苗全死了?王瘸子  是啊,春花,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王瘸子拖着艾春花在舞台上转圈,边走边唱。王瘸子 (唱)一场大祸从天降,             十亩花生全死光。             王瘸子我心内如汤煮。             春花你要帮我拿主张。[场景转换:一条大河,两岸绿树成荫,河边近处是一片花生地,苗枯。 [王瘸子突然停下王瘸子   (指前方)春花,你看——         [艾春花前走走,后退退,左瞧瞧,右看看。艾春花  (惊惶地)这是怎么回事?        (唱)眼见满地是死秧,怎不叫人把心伤。此事有些太奇怪,春花一时无主张。     [艾春花和王瘸子蹲下做观察死苗状,艾虎急上。艾 虎   (唱)适才田间走一趟,              玉米幼苗全枯黄。              昨天还是活嫩嫩,              今日为何这等样?              一边走来一边想,不觉得来到小河旁。         [艾虎看见艾春花。艾  虎   那边不是支书吗?(大喊)春花姐——         [艾春花急忙站起来走上前去。艾春花   艾虎,你怎么也在这里?艾  虎   春花姐,刚才我到田里去了一趟,发现玉米苗全枯萎了!艾春花  (大惊)你的玉米苗也死了!艾  虎  (点头)姐,我那是二十多玉米呀!王瘸子  (走上前去)艾虎,你看我的花生苗全都枯死了!艾春花   (疑惑)怎么同时发生两家死苗的事呢?         [村民甲、乙、丙急上,边走边嚷,神态焦急忧愁。村民甲   你看,支书在那边呢。村民乙   快去跟她说说。村民丙   走。         [艾春花迎上去。艾春花   你们这是——村民甲   支书,我家的玉米苗一夜之间全死了。  村民乙   是呀!我的花生也枯了。村民丙   支书,你得帮我们找找原因呀!艾  虎   春花姐,这么说不是一户两户发生这个问题。艾春花   大家别急,我觉得一夜之间发生玉米花生大面积死亡其中一定有原因,我马上打电话给镇农技站刘站长,叫他派人来看看。王瘸子   春花,你快打呀!   [艾春花掏出手机拨号艾春花   刘站长吗?我是柳河村的艾春花……我们村今天发现不少农户的花生苗和玉米苗大面积死亡的事,不知啥原因,请你快过来看看…… 好,好,我等着。[艾春花关掉手机艾春花   刘站长说他一会儿就来,大家先别急。众人     好,我们回村等着。         [光暗。        
        [舞台左侧有座农家门楼,门旁墙上写着“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标语。大门上贴着一幅对联,上联是:人人奔走致富路,下联是:家家争当文明户。横批:新春快乐。门旁有一棵大槐树。         [光启   幕后传出汽车的喇叭声,大牛上。大  牛  (唱)日落西山天将晚,              大牛我出车把家还。              十天有九日忙在外,              为的是多挣几个钱。         [抬头一看,门上挂着铁锁,脸色马上变怒。大  牛  (唱)一见大门挂着锁,              心中不禁怒气生。              自从老婆当上村支书,              她就像中了邪,发了疯。              一天到晚不着家,              不知道她忙的啥事情?        (白)咳,我大牛真倒霉,你说娶了这样当干部的老婆跟没有她还不是一样啊!         [水仙妖里妖气地上。水  仙  (唱)我在屋里正化妆,              忽听街上汽车响。肯定是大牛回村了,              急急忙忙把街上。              水  仙  (看见大牛)大牛哥回来啦,我刚才听到汽车喇叭响,心想准是你回来啦!大  牛   水仙,天都快黑了,你打扮得这么漂亮是不是要去会情人啊!水  仙  (妖里妖气地)大牛,你说对了,我就是要见情人!大  牛  (大惊)水仙,你要见哪位情人呀?水  仙  (上前拉住大牛的胳膊)你呀!大  牛   我?真的!水  仙   可不是真的!大牛,妹子想你呀,想得揪心呀!大  牛  (将水仙推开)水仙,你这玩笑开大了!水  仙   大牛,我不是玩笑。走,上我家去,今晚刘德贵不在家。大  牛   水仙,你是我的叔伯弟妹呀,怎么能?再说了,我家春花那点也不比你差呀!你说我能和你——水  仙   (又上前拦住大牛)大牛,你这话就错了。你没听说,‘家花不如野花香吗?’现在有本事的男人,谁没有三个两个相好的?你快来吧!          [水仙上前拖住大牛,大牛色迷迷地望着水仙。大  牛    水仙,我大牛可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别看我整天在外面跑车,可拈花惹草的事可从没干过。水  仙    (笑)大牛,别装人了,你这话谁信呢?城郊那些路边店朝谁开的?还不都是为你们这些司机开的吗?再说了,现在干这事,算什么?谁管呢?大  牛    水仙,你走吧,春花好回来了!(将水仙推开)水  仙    大牛,春花今晚不能回来了!大  牛    她去哪?水  仙    她到城里去了。大  牛   (惊讶地)她到城里干啥?水  仙    大牛,你还不知道吧,咱村出大事啦!大  牛    什么大事?水  仙   王瘸子家的花生,艾虎家和小顺子家的玉米苗全死了,今天下午镇农技站的刘站长和市农业局的人都来了。大  牛  (大惊)查出原因没有?水  仙   没有,听说他们把死苗拿回城里去化验了,春花也跟着去了!大  牛  (脸色恐慌,旁言)这几家都使用过我卖的除草剂,难道是除草剂出了的问题?水  仙   大牛,你怎么啦?大  牛   没事,我开车累了,头有一点痛!水  仙   大牛,春花不在家,你就到我家去歇会吧!大  牛    水仙,你刚才说的可真的?水  仙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去问问艾虎!大  牛   好,我去问问。         [水仙一把拉过大牛。水  仙    大牛,快跟我走吧,春花今晚真的不会回来的。大牛,这机会难得呀!         [大牛欲走,艾春花上。艾春花  (唱)村民的庄稼发生死苗,              艾春花心里似火烧。         [看见大牛和水仙。艾春花  (惊讶地)大牛,你们这是——大  牛  (惶恐地)春花你回来啦!水  仙   春花,刚才我路过这里看见大牛蹲在家门口,说是头痛,我劝他到村卫生室去看看!艾春花  (上前)大牛,你真的病啦?大  牛  (不满地)当然病啦!你不信是不是?艾春花   大牛,我那里是不信,你要是头痛就赶快到医院看看!大  牛   不用了,我是开车累的。艾春花   那就赶快回家休息吧!水 仙    春花,大牛在门口蹲了两个多钟头了,你也不回来!艾春花   我这不是到城里去看化验结果吗?就是为了大牛我才急忙赶回来的!水  仙  (旁白)看她,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大  牛   不说好听的吧!你什么时候拿我当人侍?艾春花  (惊恐)大牛,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什么时候拿你不当人待了?大  牛   还用我说吗?自从你当上村支书,白天忙,晚上忙,我出车十天八日不回家,回家那次不是锁着家门?就是回到家里你体贴过我吗?你亲热过我吗?艾春花   大牛,不是村里的事忙吗?大  牛  (唱)忙,忙,忙——              你整天为村里的事忙,,              心里早已把我忘——艾春花  (唱)大牛说话欠思量,              我心里从未把你忘。因为村里的事情多,有时照顾不周详。请你多理解,希望你能原谅。大  牛  艾春花,今天当着水仙的面,我就不怕家丑外扬了。       (唱)说什么多理解,             谈什么请原谅。             娶了你这样的老婆。             跟没有是一样。水  仙   哎,哎呀!原来春花是这样的人呀!大  牛  (唱)越想越气愤,              越说心越伤。              结婚已有五六载,  你连个孩子都怀不上。         [艾春花欲哭,捂面打开院门进入。(下场)水  仙   大牛,你是不想跟春花过啦?大  牛   不过就不过!水  仙   大牛,你是不是外面有相好的了?大  牛    那倒不是!水  仙    我不信,没有相好的,你敢这样?          [艾春花从门内出来,瞅了水仙一眼,一把将大牛拖到门里。          [光暗。
         [村头巷口,有一棵高大的白果树。          [光启   王瘸子垂头丧气一瘸一拐上。王瘸子   (唱)这人倒霉来咸盐也生咀,               好端端的庄稼一夜全死去。               我怀疑那除草剂是假的,               可要告他,又没根据。  再说那除草剂是大牛卖的,他和春花是夫妻。不看僧面看佛面,春花可是位好书记。         (白)是呀,秧苗就真是除草剂害的,我也不想追究了。          [艾虎上。艾  虎   (唱)伤苗之事人心烦,               这下要损失一两万。         (白)王大叔,你这是上哪去呀?王瘸子    是艾虎呀!伤苗的事有结果没有啊?艾  虎    前两天还没有,今天春花姐又到农业局去了,我想结果会出来的。王瘸子    艾虎,我看这事就算了吧,别叫春花东跑西跑的了!艾  虎    大叔,你说什么?这事算了!王瘸子    算了吧,别说农业局查不出结果,就是查出来又有什么用呢!艾  虎    大叔,咱这么大的损失怎么能算了呢?王瘸子    艾虎,你听我一句话,就别追究此事了!艾  虎    大叔,你这是——[艾虎发呆,艾春花上。艾春花    艾虎——艾  虎    (转身)春花姐,你回来啦!艾春花   (高兴地)艾虎,王大叔,伤苗的事有结果啦! 艾  虎   (高兴地)是什么原因?艾春花    农业局的技术人员化验结果是你们使用的除草剂是假的,是它把幼苗害死的!艾  虎   (惊讶地)原来这除草剂不能除草倒除苗呀!艾春花    你们使用的除草剂是在哪里买的?          [王瘸子向艾虎使了个眼色,调头就走。艾春花    王大叔,你怎么走了呢?王瘸子   (回头摆了摆手)支书,我有点急事,这事以后再说吧!艾春花    艾虎,这是农药经销商用假药坑农,你们应该到法院去告他,叫他赔偿你们的损失。艾  虎   (愁眉苦脸)春花姐,我看这事算了吧!艾春花   (惊疑地)算了!这么大的损失怎么能算了呢?艾  虎    春花姐,这幼苗才出了一个多月,现在改种别的庄稼还来的及,咱们承认少收点。艾春花    这怎么行?现在另种肯定减产,这损失怎么办?艾  虎    我们认了,再说打官司我们也不一定能赢呀!艾春花    农业局已经鉴定是除草剂的问题,这官司咱们肯定能赢。艾  虎    春花姐,打官司可不是件容易事,有那工夫还不如多锄几遍地呢!艾春花    不行!这官司非打不可,你们要是没时间,我给你们去打。艾  虎   (眉头一皱)春花姐,你先等等,我与那几位伤苗户商量一下再说。艾春花    艾虎,不用商量,明天咱就找人写诉状,送到法院。          [村民甲乙丙跑上。众  人   (齐声)支书,伤苗的事有结果了吗?。艾春花    你们几个来的正好,伤苗的事市农业局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是你们使用的除草剂是假的,是它将幼苗烧死了。刚才我跟艾虎说了,咱们要到法院去告那卖假药的经销商,叫他赔偿你们的经济损失。众  人   (惊)啊,是除草剂的原因。艾春花    对,你们不用担心,我帮你们去打官司。艾  虎   (向众人使了个眼色)张大哥,李大叔,要告告诉你们去告吧,我可不告,春花姐,我还有事先走了!(下)众  人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事——艾春花    你们怎么啦?众  人   (为难的)支书,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们不想去告他!艾春花   (大惊)这是为什么?难道你们的损失就白搭了。村民甲    支书,我们真的不想打官司!村民乙    对,我们不想告了。村民丙    支书,这事就算了吧!(三人一齐下场)艾春花   (满脸疑色)你们这是——         (唱)一见众人全离去,               春花心中犯了疑。假农药将其庄稼害,               本该状告奸商赔损失。               可是他们谁也不肯去,               这,这,这是何道理?          [艾春花捂头在舞台上转了一圈艾春花   (唱)刚才观其众人面,               面带惧色又惊恐;               他们定有难言处,               待我找人问真情。           [光暗。
        [数日后,村外有条小河,溪水清沏,鱼翔浅底。两岸绿树成荫。[光启  巧妹手提竹篮上场。巧  妹  (唱)南风和煦,阳光灿烂,巧妹我洗衣来到河边。上年我与艾虎把亲订,他可是位好青年。品德端正相貌好,勤劳致富人人赞。他爱我来,我爱她,甜甜蜜蜜美心间。自从那日玉米苗儿枯,艾虎他没精打彩无笑颜。这两天他处处躲着我,好像有啥事将我瞒。         [蹲下洗衣服,水仙提竹篮上。水  仙  (念白)水仙我长得似貂婵,                男人见了都眼馋。                花言巧语将他们骗,                这就是我发财的好手段。        (白)其实村里那么多男人,谁我也看不上,跟他们相好只不过是为了几个钱,我真正爱的是大牛。        (唱)大牛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阳刚之气猛如山。              阴差阳错无缘配,              倒叫春花占了先。              水仙我嫁给了刘德贵,              俺俩根本不合弦。              暗地里我把大牛爱,              做个情人也心甘。              可大牛他对我不冷又不热,              这叫我水仙甘眼馋。              这几天发现大牛对春花很不满,              我就此机会从中挑拨离间,              巧的是大牛他卖假农药又出了事,              春花和大牛一定会闹翻天。        (白)到了河边了。(甩眼)啊,那边不是巧妹吗?巧  妹  (发现水仙)德贵嫂,你也来洗衣服呀!水  仙   是啊,这么巧,遇到你了!巧  妹  (发愣)德贵嫂,这么说你是不爱见我呀?水  仙   那倒不是!巧  妹   那你是什么意思?水  仙   巧妹,嫂子刚才说话欠思量,你别多意啊!         [巧妹斜了水仙一眼,低头洗衣服。         [水仙蹲下地去准备洗衣服。水  仙   巧妹,你哥这两天又出差了?巧  妹  (不满地)他出不出差,我怎么知道?水  仙   那是,那是!不过,我这人就是好心。         [巧妹不语。水  仙   巧妹,你知不知道你哥最近遇上麻烦事了?巧  妹  (惊讶地)你说啥?我哥遇到麻烦事了,我怎么不知道?水  仙   不但你不知道,可能你嫂子她也不知道!巧  妹   什么麻烦事?水  仙   我也是听人家说的,你哥恐怕要吃官司。哎,这事艾虎知道呀,你可以问他呀!         [巧妹急三火四地将衣服装进篮子,站起来。巧  妹   德贵嫂,你洗吧,我先走了。水  仙   哎,巧妹,你还没洗完呢!巧  妹   不洗了!(下场)         [中幕落,巧妹提篮上。巧  妹  (唱)闻听哥哥遇到麻烦事情,              巧妹心中火烧火燎不得安宁。              匆匆走来,快步行——              见到艾虎问实情。(下场)         [中幕起,村头田野,艾虎在整地。巧  妹   艾虎——艾  虎  (惊)哦,是巧妹呀,你去洗衣服了?巧  妹   艾虎,你这是干什么?艾  虎   玉米死了,我想重新整整地栽上地瓜。巧  妹   对,现在栽地瓜也不晚。艾虎,我问你件事,你听说我哥他要吃官司吗?艾  虎  (惊)没有啊,吃什么官司?巧  妹   刚才我在河边洗衣服,听水仙说的!艾  虎   水仙说的?她的话你也信!巧  妹   我不信,可是他说你知道原因,叫我问你!艾  虎  (脸红了)问我!我那知道?巧  妹   艾虎,这几天我发现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我到你家好几次,你都不见我。艾虎,咱俩可是快成夫妻了,有什么事,你不应该怕我!艾  虎   巧妹,二十多亩玉米死了,我的心情不好,所以没有心思和你玩,你别见怪,我不是有意躲你。巧  妹   玉米受害,你心里难受这我理解,不过你好像还有别的心事!艾  虎   巧妹,真的没有,你就别瞎猜了。巧  妹   这就怪了,难道水仙说的是假话?艾  虎   巧妹,大牛哥吃不吃官司,水仙怎么会知道?巧  妹   艾虎,我觉得水仙不会无中生有说出这话,我回家问问嫂子去。艾  虎  (慌里慌张)巧妹,你就别问了!巧  妹  (纳闷)艾虎,怎么啦?艾  虎   巧妹,我实话对你说吧。        (唱)咱村十几户青苗全枯黄。              原因是假除草剂将它伤。巧  妹   啊,是假除草剂害的呀!艾虎,我明白了,这假除草剂是我哥卖给你们的?艾  虎  (点头)是!巧  妹  (唱)哥哥他把良心坏,              卖假农药把村民害。              好好的庄稼全枯死,乡亲们怎能不愤慨。        (白)不行,我得找他去!艾  虎  (将巧妹拦住)巧妹,你别急!巧  妹  (疑惑)艾虎,你有事?艾  虎   巧妹,我与那些受灾户都商量好了,这事就算了,大家都不想追究大牛哥的责任!巧  妹  (惊讶地)你说什么?大家都不想追究我哥的责任了?艾  虎   是,反正花生和玉米才长了一个月,青苗虽然伤了,现在改种其他作物还不晚!巧  妹    这怎么行?这些花生和玉米晚种一个月收成就会减半呀?这损失应该由我哥来负责,我找他去!艾  虎   (拦住巧妹)巧妹——(唱)巧妹你做事欠思量,      且听我把道理讲。      你若是把这事捅出去,      那后果,那后果不堪设想——巧  妹   (唱)说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难道说,难道说,村民的损失就不该赔偿。艾  虎    巧妹,这事要是打起官司来,大牛哥既要赔钱又丢了脸面,这倒是小事,更重要的是这事传到镇上,春花姐这支书以后还怎么干?这些你考虑了没有?巧  妹   (为难的)这个我倒没想。哎,艾虎你说怎么办?艾  虎    我不是说了吗?受害的几户村民我都做好工作了。大伙都说这事算了,不告大牛哥!巧  妹   (叹气)真得谢谢大伙了!艾  虎    巧妹,这事你千万别告诉春花姐呀!巧  妹    艾虎,我知道!(给艾虎送去一个眉眼)          [光暗。    [接前日          [艾春花家。屋内有桌椅等家俱,桌上有电视机和电话。          [光启   艾春花在打电话。 艾春花   李书记吗?你问俺村村民青苗受害的事呀?他们都不肯去告农药经销商……为什么?他们说,青苗才出了一个多月,现在重新种别的作物还来得及……减产那是肯定的,……我认为他们是懒得打官司……李书记,农民的思想很单纯,他们宁肯自己吃亏也不爱打官司……好,我继续做工作,你放心,他们要是不去,我替他们去打……(放下电话)         (唱)连日来伤苗事传遍全村,               村民们对此事十分痛心。李书记对农民十分关心,               三天两头打电话来寻问。               春花我不能再这样等下去,               马上到法院替村民把冤伸。(白)对,他们不告,我去!     [艾春花在收拾东西,巧妹急上巧  妹  (唱)哥哥他赚钱发了疯,              贩卖假药把村民坑。              大伙为保嫂子的面,              宁肯吃亏也不上法厅。         [艾春花拿起提包欲出门,正好巧妹进门。 巧  妹  (惊讶地)嫂子,你这是要上哪去呀?艾春花   巧妹,我要上市法院替受害村民去打官司。巧  妹   啊!你要去法院?艾春花   对,现在咱村的受害村民不肯出面告发卖假药的经销商,我去替他们打官司,一定要为受害村民讨回公道!巧  妹   嫂子,你要去替他们打官司,你知道那卖假药的经销商是谁吗?艾春花   不知道,我就是想先去找村民问问在哪买的假药?巧  妹   嫂子,你不用问了!艾春花  (惊)巧妹,怎么了?巧  妹   你就是问,他们也不会说的!艾春花   为什么不说?难道他们不恨那个卖假药的,情愿吃亏?巧  妹   不错,他们宁肯吃亏也不会去告状。艾春花   这么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肯告?巧  妹   对,我知道!艾春花   巧妹,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早告诉嫂子呀?巧  妹   嫂子,那些受害村民们所以不告,是因为卖假药的是我哥!艾春花  (大惊)你说什么?这假药是你哥卖给他们的?巧  妹   对。艾春花   你哥开车跑货运,不做经销买卖呀!他从哪弄的假药?巧  妹   我猜准是刘德贵搞的,刘德贵不是在城里开了一家农资公司吗?我哥最近和刘德贵挺热火的。艾春花  (想了想)有可能。哎,巧妹,就是你哥卖的假药,他们为什么不叫你哥赔偿,而甘心吃亏呢?巧  妹   嫂子,这你还不明白?他们都是为了你!艾春花  (惊)为我?这话从何说起?巧  妹   嫂子啊——        (唱)嫂子你是支书,咱村的顶梁柱。             你办的好事村民们记在心里。              为了你的脸面,为了你的情意,              大伙宁肯吃亏,也要将你保住。艾春花  (唱)听罢巧妹吐真情,              我又是恨来又是激动。              恨的是大牛他将假药卖。              为了赚钱把村民坑。              激动的是为了我的脸面,              村民们所做出的牺牲。              这深情,这厚意              比天高,比地重,。              艾春花若不报答枉为人生。       (白)大伙这样对我,我决不能做出对不起大家的事!巧妹,我要把你哥找回来,叫他向受害村民道歉,赔偿大伙的经济损失!巧  妹  嫂子,你做的对,我支持。            [艾春花掏出手机打电话,手机里传出,‘你拔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艾春花   你哥他不接电话。巧  妹   嫂子,我哥可能是有意不接你电话,他是怕你找他。艾春花  (气愤地)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躲过今日,躲不过明天。走,咱到城里找他去!巧  妹   好!         [光暗。
       [当日        [舞台分为大街和酒店两部分 [光启  大牛与水仙在酒店里,面对面坐着喝酒。水  仙 (给大牛斟酒)大牛,艾春花这两天没找你呀!大  牛  怎么没找,刚才还打电话呢!水  仙  你就不怕他来城里找你呀?大  牛  水仙,你放心,她不会来的!水  仙  为什么?大  牛  我听说那些受害村民都不肯告我。水  仙  他们受那么大损失为何不告?大  牛 (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这你就不明白了,他们是怕艾春花丢面子。水  仙 (惊疑)我不明白,是你卖的假药与艾春花有啥关系?大  牛  水仙,你想他们要是把我告了,镇上知道是我卖的假药,我是她丈夫,他们对艾春花能没有看法吗?为了保住艾春花,那些村民是不会告的。他们不告,艾春花就不会来找我。水  仙  艾春花这个人的脾气我知道,就是那些村民算了,我看艾春花她也不会算的!       (给大牛倒酒)大牛呀,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大  牛  (惊疑)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怎么吞吞吐吐的!水  仙  (喝了口酒)大牛,今天喝了点酒,胆子也大了,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说了!大  牛  (着急)快说吧!水  仙  大牛,这两年你在外面跑车,整天不着家,你知道春花有外遇的事吧?大  牛  (惊惶)她有外遇?!水  仙  是呀!大  牛  (惊疑)她出轨?水  仙  对。外面的风可不低呀,村里人都知道就你一个人蒙在葫芦里。大  牛  她和谁?水  仙  张副镇长。大  牛  他?我不信!水  仙  大牛啊!      (唱)你对春花情意长,            可春花早把你丢一旁。            自从她当上村支书,            整天就像疯了一样。            与那姓张的勾搭成奸,            两人好的跟夫妻一样。            他们以谈工作为愰子,            白天成对儿,晚上成双。大  牛  (哈哈大笑)水仙,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这些话吗?水  仙  (先是一惊,后转为严肃)我知道你不信。我好心倒成了驴肝肺,行了,我走了。         [水仙站起,假装走,大牛急忙拉住。水  仙  你拉我干啥?大  牛  水仙,你刚才这话当真!水  仙  假的!是我遭踏艾春花,行了罢!大  牛  (半信半疑)水仙你说这些事,我怎么从没听人说过。水  仙  (大笑)大牛,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种事除了我,谁会对你说实话呀!你        不知道呀,现在春花前面走,后面就有人戳她的脊梁骨!大牛,你早就戴上绿帽子了!大  牛  (旁白)要说春花为村里的工作整天不顾家我信,可说她有外遇我死也不信!水  仙  (旁白)大牛正犹豫,我再加把火。        (转身对大牛)春花那些丑事我还没说呢!大  牛  丑事?什么丑事?水  仙  有人在城里看见张副镇长开着轿车拉着春花到处逛,还到商场给春花,买衣服,买金项链,还有皮鞋,        不信你回家看看。大  牛  (旁白)春花脖子上是戴着一条金项链,原来是姓张的买的呀?水  仙  还有哪,有人看见张副镇长常常后半夜从你家中出来,你想想,他在你家里,住到半        夜三更,会有什么好事?大  牛  (旁白)难道春花真的跟那个姓张的好上了?水  仙  (有意施压)春花为什么不跟姓张的好呢?起我,我也与他好。你看张副镇长又年轻        又漂亮;又有地位又有钱。再说了,春花要是与他好上,将来说不上就跟着进城了,        谁不干呢?大  牛  (将酒杯猛地砸在桌子上)      (唱)听罢此言我怒火满腔,            没想到春花如此肮脏。            暗地里偷男人,丢尽脸面,            我得马上回家找她算账。水  仙 (焦急)大牛,看你这个人,一点男子汉的样子也没有,以后我有话再也不告诉        你了!大  牛  水仙,你说我能忍下这口气吗?水  仙  大牛,你要找春花也得找个机会呀!大  牛  不行,我可不能老戴着这绿帽子!        [大牛站起欲走,水仙一把拉住。水  仙  大牛,你就是走也得喝了这杯酒再走!        [大牛坐下,猛地将桌上的酒杯端起,一饮而尽。        [艾春花和巧妹上场,巧妹发现酒店里的大牛和水仙。巧  妹  嫂子,你看我哥在那跟水仙——艾春花 (又气又恼)原来他们俩个混在一起!(转身)巧妹,把你哥叫出来!        [艾春花躲到幕后。巧  妹 (走进酒店)哥!大  牛 (惊恐)巧妹,你怎么来了?巧  妹  哥,你出来我有点事!大  牛 (站起)谁叫你来的?巧  妹  咱妈,你快出来呀!大  牛 (对水仙)你坐着,我出去看看!水  仙 (着急地)大牛你——大  牛 (没理水仙,出门)巧妹有什么事?你快说!巧  妹  俺嫂子来了!大  牛 (大惊)她来干什么?艾春花 (上场,迎上去)大牛,我有点事想与你谈谈,咱们找个地方好吗?大  牛 (满脸怒色)你来的正好,我也有事问你。艾春花  大牛在这大街上,不好吧,咱们回家去。大  牛  你还有怕人的事吗?艾春花 (瞅了屋内水仙花一眼)大牛,咱们还是回家去吧!大  牛 (也瞅了一眼屋内水仙一眼)行,回家就回家!        [光暗。
        [舞台正中是一间客厅,旁边有屋门,左边是沙发,对面是电视。旁边有把椅子、衣架。         [光启  大牛坐在沙发上抽烟,春花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大  牛  (将烟头丢在茶几上的烟斗内,气冲冲地)你找我有什么事说吧!艾春花   大牛,咱村十几户村民的花生、玉米苗受害,是你卖给他们的除草剂吗?大  牛  (很不冷静)我是卖给几户除草剂,可死苗也不能赖着我呀!艾春花   大牛,市农业局的技术员化验过了,那除草剂是假的,庄稼苗是叫它害死的。大  牛  (更加恼怒)不可能,我的除草剂决不是假的!艾春花  (掏出鉴定书)你看,这是鉴定结果。大  牛  (不看)好,就算除草剂是假的,又能怎么样?艾春花   大牛,我问你,你从哪弄的假除草剂!大  牛   这——你问那么多干啥?艾春花   如果是别人卖给你的,你可以告他呀!叫他来赔偿村民损失!大  牛  (犹豫了一会儿)我是在省城买的,现在到哪去找人呢?艾春花  (我不信)那除草剂没有生产厂家吗?大  牛   没有!艾春花   大牛,事情都这样了,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呢?大  牛   我说艾春花,这事那些受害的村民都算了,你是我老婆,为什么抓住不放呢?艾春花  (严肃地)对,正因为我是你老婆,我才要对你负责!大  牛  (朝春花脸)呸!你说得好听,对我负责。我看,你是为自己吧!艾春花   大牛,你怎么能这样说话?你太冤枉我了!大  牛   你还冤枉呢?人家不整我,自己的老婆整我,这倒底谁冤枉!艾春花   大牛——(唱)假农药它把村民害,       赔偿损失理应该。       大伙好心原谅你,       可你不能如此不讲理。大  牛   你说什么?我不讲理!你讲理是吧!好,我问你,你想把我怎么样?艾春花   大牛,你去对大伙赔礼道歉,再把受害村民的损失赔了,请求大伙原谅!大  牛   你叫我去赔礼道歉?艾春花   对!大  牛   你还要我拿钱赔偿他们的损失?艾春花   对!大  牛  (十分恼火)呸!(吐在艾春花脸上)        (唱)听罢此言怒气生,你是诚心把我整。              说什么赔礼道歉把钱还,              叫我丢人又难看。              大牛我从没低过头,              叫我还钱难上难。艾春花  (擦了擦脸)        (唱)大牛你且把怒气咽,              不是我诚心叫你难看。              贩卖假药法律不容,              赔礼还钱理当然。大  牛  (唱)要赔礼来你去赔,              要还钱来你去还。艾春花  (唱)一人做事一人当,              你做错事你承担。大  牛  (唱)艾春花你绝情又绝义,              这样的老婆太少见。艾春花   大牛呀——(唱)我好心好意将你劝,       你却把好话当恶言。       这样下去太危险,       现在悬崖勒马还不晚。大  牛   (怒火万丈)艾春花——        (唱)听此言我大牛忍无可忍,艾春花你确实变了心。借助农药之事将我整,              我问你,我还是不是你男人?艾春花  (冷静、耐心地)大牛呀——         你卖假药伤了村民的心,         我叫你道歉是为了你的名声;         怎么能说是借助农药把你整,         正因为你是我男人,我才婆口费心。大  牛   (唱)艾春花花言巧语我不信,         你就是制造条件好离婚,艾春花   (惶恐)         (唱)大牛的话语令人寒心,               农药之事怎么扯到离婚。大  牛   艾春花——话既然说到这儿,我也不遮着盖着了。你和镇上那个姓张的勾勾搭搭,         你认为我不知道吗?艾春花   (震怒)大牛,你说啥?我与哪个姓张的勾勾搭搭?大  牛   艾春花,你装什么糊涂,就是那个张副镇长,张万民!艾春花   (又气又急)大牛,这种事你可不能瞎说,我与张万民接触是不少,那都是为工作         上的事,我们之间绝对没有你说的那种事。大  牛   (满脸怒气,将屋门旁的一双皮鞋扔到艾春花脚下)没有那种事,我问你,这皮鞋          是谁买的?艾春花   (惊恐)大  牛   (又将衣架上的一套衣服扔到艾春花身上)这么好的名牌衣服是谁买的?艾春花   (怒视大牛)大  牛   (走到艾春花面前,一把将其脖子上的项链扯下来,愤怒地)还有这金项链是谁          给你买的?艾春花   大牛,你听解释好吗?大  牛   我不听,你当然不会承认的!艾春花   (满眼泪水)大牛,你太伤我的心了!大  牛   艾春花,你的心是心,难道你叫我道歉就不伤我的心吗?艾春花   (擦了擦眼泪)大牛,咱们能不能冷静一下,好好谈谈!大  牛   谈什么?艾春花,咱俩已没有什么可谈的。        (唱)你走你的阳官道,              我走我的独木桥。              我的事情你别管,              自今之后咱俩分道扬镳。艾春花  (大惊)大牛,你说什么?大  牛   艾春花,既然咱俩过到不到一块,那就分手吧!艾春花  (又气又急)        (唱)看来大牛主意已定,              不由两眼泪盈盈。        (白)大牛,难道你把咱俩六年的夫妻感情全忘了!大  牛   感情?什么感情?你对我有感情会与那姓张的上床吗?艾春花   (愤怒照着大牛的脸就是一巴掌)我艾春花真是瞎了眼……         (哭着跑出屋门,下)         [大牛一只手摸着脸,愣在屋中。         [光暗。
        [舞台场景同前场。         [光启   艾春花坐在沙发上,望着手中与大牛的结婚照,眼泪籁籁地流下来。艾春花   (唱)思想起当年事,               艾春花两眼泪汪汪。               十年前我与大牛把学上,               风华正茂,理想疯狂。               一心为建设新农村,               高中毕业回家乡。               俺俩办起了饲养场,               艰苦奋斗把业创。               三年盈利上百万,               成了青年致富的好榜样。               后来俺俩结了婚,               夫妻恩爱胜过织女和牛郎。               人人见了人人夸,               那幸福的滋味终生难忘。               那一年党员选俺当支书,               为建设新农村我日夜奔忙。               带领全体村民走致富路,               我抛家舍业转让了饲养场。               可大牛他对我的做法不理解,               说我有野心,说我有外遇,说我把他忘。               自从他买车跑货运,               十天八日才回来一趟。               他忙,我忙,很少见面,               幸福的感情渐渐消亡。               说起来我对不起大牛他,               这两年忙工作我照顾他不够周长,               他想让我早生儿子,               我也没有满足他的愿望。               都是我不好,               做事欠思量,               更不该一怒一下将他打,               恩爱的夫妻把感情伤。               大牛他铁了心要离婚,               我悔恨万千痛断肠。         [巧妹上。巧  妹   (唱)听说哥嫂要离婚,               巧妹我焦急心不安。          [巧妹进屋。艾春花    巧妹来了。(擦泪)巧  妹    嫂子,我哥真的要跟你离婚?艾春花    我们已经离了。巧  妹    什么时间?艾春花    我刚从法院回来。巧  妹    (怒)我哥怎么能这样做?我找他去!艾春花    巧妹,你回来!          [巧妹停住。艾春花    好妹子,都是嫂子不好,不管你哥的事!巧  妹    嫂子,你别说了。我哥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他早就不是五年前那个哥哥          了,自从你当上村支书,他开始跑货运,思想就变了,现在他与刘德贵、水仙那些           不三不四的人鬼混在一起,什么坏事都能做出来。艾春花    巧妹,现在婚都离了,你找他也无用。巧  妹    不行,就是离了我也得叫他复婚,决不能让他娶水仙那个妖精。          [艾春花上前拉住巧妹。艾春花    (唱)巧妹且把怒气消,                听嫂子跟你说根梢。                我俩虽然离了婚,                但我不会把你哥忘掉。                你哥他也是一时犯糊涂,                不用几天他就会回心转意。                我们还会是好夫妻。                现在你哥正在气头上,                你去是火上加油,没好处。巧  妹    (唱)嫂子,你就是菩萨心,                对我哥是一忍再忍。                我哥的脾气我知道,                叫他回头万不能,                除非转世另生人。           (白)嫂子我去找他,就是不能复婚,我也得教训教训他!(下)艾春花     (急)巧妹,你别去——(追出门外)           [光暗。  
       [次日        [村头巷口,旁边有一棵大槐树,树上挂着高音喇叭。        [光启  高音喇叭里传出艾春花的声音:村民同志们,村民同志们,现在我向大家做检讨。我的丈夫大牛卖给咱村十几户村民的除草剂是假的,造成这些村民的花生或玉米苗死亡。这件事我有责任,在这里我向全体村民检讨,向受害农户赔礼道歉。各户青苗的损失,我要按受害亩数多少给予经济赔偿,今天我就把钱亲自送到各户,并当面赔礼。下面再广播一遍——        [王瘸子上场王瘸子 (唱)听说支书要赔偿青苗,             王瘸子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赶快去找艾虎商量对策,             决不能让支书自掏腰包。         [李五从对面上李  五   王大叔,你走这么急,是去干啥呀!王瘸子   李五,你来的正好,刚才你听到广播了吗?李  五   听到啦,支书在上面做检讨呢,听说还要赔咱们的青苗钱呢!王瘸子   哎,李五,你说这钱咱们能要吗?李  五   王大叔,我正是为这事犯难呢!王瘸子   李五啊,我看这钱咱不能要。李  五   我也是这么想的。王瘸子   走,咱找艾虎说说去!         [艾虎上!艾 虎    王大叔,李大哥,你们俩这是上哪去呀!王瘸子   艾虎,我们正要去找你呀!艾  虎  (惊)有什么事吗?李  五   艾虎,刚才听到支书在大喇叭里说,她要赔偿咱们的青苗钱。王瘸子   艾虎,我们不想要这钱,你的意见呢?艾  虎   这个?李  五   艾虎,怎么?你想要这钱!王瘸子   是呀,你不想要吗?艾  虎   大叔呀(唱)大牛哥他把假药卖,                     赔偿损失理应该。王瘸子  (唱)艾虎你说话欠思量!              这样会把支书伤。李  五  (唱)支书对咱村民全心全意,              咱们可不能忘恩负义。王瘸子  (唱)自从春花当上村支书,              咱村的面貌大变样。              人人走致富路,              家家住上新楼房。 李  五  对。(唱)为大伙春花把心操碎,              大牛却与她把婚离,              今天她替大牛掏钱赔青苗,              我们可不能要她赔损失。艾 虎   (唱)你们的心情我理解,              对支书拥护又爱戴。        (白)可是你们想过没有。        (唱)若是咱不用她赔偿损失,                      这不是爱她,而是把她害。王瘸子   我可不信,这怎么是害她呢!李  五   是呀,这么说咱们非得要这钱不可!艾  虎   对,应该要!王瘸子   艾虎,你要吧,我可不要。李  五   我也不要!艾  虎   你们不要算了,我要!(下场)王瘸子   李五,你说咋办?         [艾春花上王瘸子   李五,支书来了,快点走!(转身欲走)艾春花   王大叔,李大哥,等等走!         [王瘸子、李五停住艾春花   王大叔,李大哥,刚才我到你们家去了,家中无人,原来你们在这呀!王瘸子           支书,你找我们有事?李  五   艾春花   我是给你们送钱来了,对不起你们,大牛卖的假农药把你们的庄稼全都害了,我向你们赔礼道歉。王瘸子   春花啊!        (唱)听说赔钱我心不安,              那年俺出了车祸腿跌断。              无钱医治心犯难,              是你把俺送医院。              替俺惦上了两万元,              没有你,俺早就上西天。              救命之恩怎能忘,              说啥也不要你这份钱。        (白)春花,我王瘸子可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这钱你还是留着吧!李  五   支书,我也不要。你忘了,前年俺家小兰考上了大学,我无钱供她,是你带头捐了两千元,村里又有不少人帮了俺一万元,小兰才能去念书了。你的恩情俺一辈子也不能忘,所以这钱我不要!艾春花   王大叔、李五大哥,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但各事归各码,大牛卖假药,使你们受到经济损失理应赔偿。王瘸子   我可不要!(转身就走)李  五   支书,对不起。(调头就跑)艾春花  (着急地)这可怎么办?        (唱)村民们都不收赔偿的钱,              倒叫艾春花犯了难。        (白)村民们都不要钱这可怎么办呀?——有了,我给这些受害的村民每人办一份医疗保险,以后治病他们就不用个人掏钱了。对,就是这个主意!         [艾虎内喊:“春花姐——”上场艾  虎   春花姐,原来你在这呀,我找你大半天了艾春花   艾虎,我也正准备找你哪。你先说吧,找我有什么事?艾  虎   春花姐,不好了,大牛哥出事了!艾春花  (大惊)他出什么事了?艾  虎   刚才我在村委会接到镇派出所刘所长的电话,他说大牛哥把水仙花打伤了,进了市医院,大牛哥也被公安局拘留了。艾春花   大牛为什么打她?艾  虎   春花姐——         (唱)大牛哥他跟你离了婚,               进城去与水仙勾搭成奸。              这几年,大牛哥偷着藏了十几万,              全都交给了那水仙。              前几天,大牛哥做生意被人骗,              一下子成了穷光蛋。              水仙是个欺贫爱富之人,              反脸无情把心变。              暗地里又跟别的男人好,              大牛一怒之下打水仙。艾春花  (唱)一听大牛把祸闯,              春花心中恐又慌。        (白)艾虎——        (唱)你与我快到市医院              看看水仙花伤的怎么样!艾  虎   春花姐,水仙挨打是活该,你去看她干啥?艾春花   艾虎,水仙虽然缺德,但大牛打她是不对的,我们不与她一般见识;再说了,水仙         的伤势如何,关系到你大牛哥的刑期呀,我不放心,咱们快去看看!艾  虎   春花姐,你看,我还没想到这些,好,那就走吧!艾春花   走!         [光暗。
       [舞台背景:一座座崭新的楼房,一排排整齐的街道;街道两旁绿树成荫。        舞台设置:一座农村文化大院,门牌上写着各种活动室(图书室、科技室、老年活动室、妇女活动室、青年活动室、文艺室、台球室……;舞台正中高台上空有一横幅上书:柳河村新建文化大院落成典礼;舞台一侧是健身场地,设有各种健身器材,一些男女正在锻炼身体。        [光启。  幕后传出一阵欢快的乐曲声。        (呐喊)姐妹们,咱村新建文化大院今天开业啦,快去看呀——        (回应)好来——        [八个少女舞蹈上场。        (呐喊)小伙子们,快走呀,开幕式开始啦——        (回应)来啦-        [八个少年舞蹈上场。与少女会合,一起舞起来。        (呐喊一)我们老年妇女文艺队来啦。        [八位老年妇女扭着大秧歌上场,青年男女舞停,跺在幕后。        [老年妇女表演完大秧歌,八位老汉上场。男领头  (笑)她们老年妇女队演的挺棒的,咱们老汉也不能示弱呀,来,跳起来。        [八位老汉跳起舞来。        [男女老人舞一曲。        [一男一女上场   歌唱:五月的乡村美如画,                              村民个个乐哈哈。                              柳河成为小康村呀,                              人人都把支书夸。        [全体演员一齐上场。男领头  对,乡亲们,咱们柳河村能有今天,多亏了咱们的领头人艾春花。女领头  咱们说段快板夸夸咱们的好支书,好不好呀!众      好。女领头  我先打头啊   打竹板,响连天,                     观众同志听我言,                     俺村有位好支书,                       她的事迹人人赞。        [艾春花上场。艾春花  (又惊又喜)乡亲们,这落成典礼还没开始,大伙就演上啦。        [众人一齐涌上。女领头  春花,今天咱村新建文化大院建成啦,现在大伙不仅物质齐乐娱乐好啦,文化齐乐娱乐也有地        方娱乐啦,大伙高兴,就先唱起来,跳起来。(对众人)大伙说,是不是呀?众      是——艾春花  (高兴)大伙留着节目等落成典礼结束再演好不好?        [幕后传出喇叭声。艾春花  乡亲们,县文广新局的领导和咱镇上的李书记来参加咱们新建文化大院的落成典礼,县图书馆还来给咱们赠书,我们出去迎接他们吧!众  人  好。        [光暗。 十一        [一年后,某日傍晚        [大牛家,舞台分为屋里屋外两部分,屋外有棵大枣树,有晒衣架;屋内有床铺、桌椅及家具。        [光启   艾春花在屋外洗完一件衣服,开始晾晒。艾春花 (唱)想起大牛我好伤心,             不由满眼泪淋淋。             本是一对好夫妻,             叫水仙挑拨两离分。             尽管他犯罪入牢门,             春花我仍然挂在心。             大牛本质并不坏,             我要教育他重新做人。       (白)大牛打伤水仙花被判刑一年,这两天该出狱了,我把他的衣服洗好,再把屋子收拾干净,明天去监狱接他回来!(进屋)        [光转暗 窗上有艾春花的身影,大牛上场手提行礼包站在屋外,羞愧难却,不敢进屋。大  牛  咳——       (唱)眼看天晚夜来临,             大牛俺偷偷摸摸进了家门。             玻璃门窗透灯光,             春花的身影窗上印。             大牛心里似开水,             叽哩咕噜上下滚。             出狱回来大半天,             自己的屋门不敢进。             虽然春花她原谅我,             大牛我自己却不安心。             想起了当年事又悔又恨,可恨那水仙她不是人。             她与刘德贵狼狈为奸,         设巧计勾引我入了邪门。         卖假农药害了村民,         刘德贵他把钱来独吞。         水仙又用色情将我骗,         我神魂颠倒信以为真。         春花好言将我劝,         我却把她当仇人。         水仙赖她有外遇,         我信以为真离了婚。         后来我做生意赔了本,         那知水仙是个水性杨花之人,         她见我无钱就变了心,         暗地里又去偷男人。         这种女人实可恨。         一怒这下打伤人。         水仙她住了院,         我也同时入了牢门。         一失足成千古恨,         身败名裂无法做人。         [朝屋内看了看。        (接唱)悔不该,贪钱财贩卖假农药,                害了百姓,丢了良心。                悔不该,不听春花的劝告,                误把好心当歹心。                悔不该,听信水仙的谗言,                与春花大吵大闹离了婚。                悔不该,把水仙当做知心人,                到头来被她赶出家门。                悔不该,动手伤人犯了罪,                牢狱之中好伤心。                思来想去无脸见人。                不如寻个短见,死了好。        (白)这里正好有条绳索,自尽算了。         [捡起绳索,挂在树上大  牛   春花,大牛对不起你了。        (唱)我将绳索树上扔,              心里难受泪盈盈。        (白)春花呀——        (唱)今世不能报答你的恩,  来世做牛做马也要还你情。         [转身走近窗户朝屋里看了一会儿        (唱)眼望春花泪满眶,要想绝世心也难。              今日永别情难舍,              春花的好处记心间。        (白)春花呀——        (唱)我祝你工作愉快,心情舒畅。              我祝你婚姻美满,幸福安康。        (白)春花,对不起,我走了。                       [转身将头伸向绳索。[艾春花突然破门而出,高喊:“大牛——”[大牛挂在树上,艾春花向前抱住大牛,把他救下来。艾春花  (抱住大牛)大牛,你醒醒;大牛,你醒醒——大  牛  (慢慢睁开眼睛)春花,我对不起你呀,你就叫我死了吧!(低头蹲下)艾春花   大牛——        (唱)大牛做事欠思量,              怎能轻生把命丧。              尽管以前你做错了事,但我春花能原谅。只要你把错误改,同样是我的好夫郎。         [艾春花将大牛扶起大  牛  (惭愧地)        (唱)春花她将我来原谅,              大牛我心内激动泪满眶。              这样的女人世上少,              我再也不能把他的感情伤。              叫一声春花,我的好妻子呀!              你的恩情我怎能忘——艾春花  (唱)大牛不必太悲伤,              对前途你要充满希望。              抛开私利好好做人,              痛改前非前途无量。大  牛   春花!(扑到艾春花怀中,又羞愧又亲热)艾春花   大牛,我仍然爱你。               [艾春花抚摸着大牛的头,脸上呈现出幸福的笑容。         [艾虎内喊:“巧妹,大牛哥回来了,快去看看!”;巧妹内应:“好,我来了!”(两人上场)艾春花  (推开大牛)艾虎、巧妹他们来了!巧  妹  (见大牛)哥——(哭着扑向大牛)大  牛  (惭愧地)巧妹,哥哥错了,哥对不起你和艾虎呀!艾  虎   大牛哥,不要说这些了。你在那里倒下,就在那里爬起来。你仍然是我和巧妹的好哥哥。大  牛   谢谢你们都能原谅我,我大牛也是一条硬汉子。春花,今后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说到做到!艾春花   好,现在咱们四个是一家人。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睦,社会才有稳定。咱们家团结了,就给全村人做出了和谐的榜样。今后咱们要齐心协力,勤劳致富,早日实现小康。        [三人舞起来。三  人 (唱)乌云散去天又晴。大  牛 (唱)痛改前非前途明。艾春花 (唱)家庭和睦人心喜,三  人 (合唱)载歌载舞笑盈盈。艾春花 (唱)齐心协力奔小康,三  人 (合唱)科学致富万事兴。        [光暗。全剧终
  (创作于2011年11月,发表于《文登文艺》2012年第2期)
 
  精品推荐
  活跃会员
  征文启示
    尊敬的广大文学爱好者,齐乐娱乐原《文学读书》栏目现经过改版,已更新为《文登文学》,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可在本栏目下方的"文学爱好者专栏"中根据作品分类发布文学作品。具体方法如下:
    1、点击"会员注册",填写用户名,设置账号密码(此账号可在新区论坛中通用)
    2、以前曾经在原《文学读书》中发布过文章的老用户,可使用原来的用户名,但需要重新注册密码。
    3、点击"登陆发布"选择主题分类,发布作品。
    欢迎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积极发稿。如果想加入文登作家协会,可与陈秘书长联系。
    联系电话:13563141866



copyright© 2014 齐乐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鲁B2-20100020号
 电话:0631-8985020  鲁icp备09074927号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