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齐乐娱乐 - 资讯 - 供求 - 招聘 - 房产 - 婚庆 - 家居 - 汽车 - 法律 - 健康 - 企业 - 摄影 - 书画 - 文学 - 收藏 - 周易 - 美食- 社区 - 优惠券
首 页 文登作协
作协简介 组织机构
作协章程 作协成员
文坛动态 文登作家专栏
小说 诗歌 报告文学
随笔 戏剧曲艺 文学评论
文学爱好者
小说 诗歌 随笔
散文 杂文 游记
  当前位置:齐乐娱乐 >> 文登作家作品 >> 戏剧曲艺
历史话剧——徐士林
作者:于冠卿

人物表▲徐士林(57岁,江苏巡抚,二品官)▲李金花(18岁,徐士林义女)▲于登兰(48岁,徐士林好友、幕僚)▲来  福(20岁,徐士林仆人、卫士)  徐  母(80岁,徐士林母亲)▲张  三(30岁,花花公子)▲何知县(40岁,萧县知县,名何高升)  师  爷(50岁,何知县师爷)  李富贵(30岁,李金花的哥哥)  金花嫂(30岁,李金花的嫂子)  郎  中(50岁,名方荣)▲曹  瑾(50岁,江苏布政使,三品官)▲周知府(40岁,南京知府,周同)▲郭知府(40岁,淮安知府,郭敬义)▲李知府(45岁,淮北知府,李万才)  杜知府(50岁,苏州知府,杜世玉)  马知府 (45岁,扬州知府,马连海)  刘知府(40岁,徐州知府,刘 洪)▲曹猛虎(35岁,大盐商,曹瑾之弟)  迟法生(30岁,盐商之子,证人)  曹刘氏(30岁,曹猛虎的大太太)  曹王氏(25岁,曹猛虎的二太太)  张  妈(40岁,曹府女佣人,证人)  翠  花(18岁,曹府丫环,证人)▲赵  顺 (40岁,土财主)▲刘香月(20岁,赵顺儿媳)▲林同玉(22岁,刘香月表哥,秀才)  张三毛 (40岁,假证人)▲梁天雄(30岁,赵顺邻居,证人)▲乾隆帝(30岁)
 刘公公(40岁,太监)  差  官(30岁,传旨官)  船  家(40岁)王三、李四、麻五、张六、(盐商)衙役若干,武士若干,乡民若干,官员若干(标有▲的人物为剧中主要人物)
序 幕字幕  清朝雍正至乾隆年间,山东省文登县出了一位博学多识、品格高尚,清正廉洁的重臣,他就是被乾隆皇帝封为“一代完人,千秋典范”的江苏巡抚徐士林。【幕启 灯光凝聚在徐母和徐士林身上。(徐母端坐在堂中椅子上,徐士林跪在徐母面前)徐 母(辞严厉色)士林儿,娘知道你是个孝子,你多次打着我病重的幌子,屡拒圣旨,亵渎皇上,你知道这样做叫不忠吗?古语说‘忠孝不能两全’,皇上三番五次催你去江苏赴任,说明江苏之重要,说明皇上对你的信任。现在我的病好多了,你可以安心到江苏赴任了!徐士林 母亲年令已高,病虽然好些,但并未痊愈,儿若远去,实不放心。徐  母 儿呀,你放心去吧,家中有你媳妇服侍我就行了。徐士林 母亲,孩儿……(拭泪)徐  母 别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像个女人那样,缠缠绵绵。国家事大,快快上任去吧!徐士林 孩儿遵命,母亲多多保重。(三磕头)【切光。
第一场 赴任路上【时间 乾隆五年七月。【地点 江苏萧县地面。【舞台背景:远处,一片荒山野岭;近处,一条大路从远处延伸而来。舞台中央有一株大树,树旁有界牌,上书:萧县界。旁边有石墩。【光启 来福(一身农夫打扮)肩上一头挑着一个大箱子,一头挑着个大包袱,嘴里哼哼着民间小调“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里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来 福 (走到台中,转身看了看)老爷和于幕僚还没跟上来,我先在这树下歇歇,等着他们。(放下担子)来 福 (擦汗,对观众)你问我是谁呀?告诉你们吧,我叫来福。名字好吧?来福,来福,来了就有福。你问我家老爷是谁呀?说出来,你保准吃一惊,他就是人称在世包公徐士林!     【树上的“知了”在唱,来福坐在木箱上不停擦汗。来 福 你们不知道呀,我家老爷可是个怪人,这不,当今皇上任命他为江苏巡抚,从京城到江苏来赴任,这千里迢迢,他一不骑马,二不坐轿,我们主仆三人是步行而来,这大热天的,别说老爷五十多岁了,就连我这二十左右的小伙子都累得腰酸腿痛……你说他这不是唐僧走着到西天取经自找苦吃吗?     【来福说这话时,于登兰已搀扶着徐士林上场,站在来福身后,徐士林一身便服。徐士林 来福,何出此言!来  福(惶恐,急忙站起跪在地上)小的多嘴,老爷饶恕!徐士林 起来吧!      【来福扶着徐士林坐在木箱上擦着汗,于登兰递上水壶,徐士林喝水。徐士林(放下水壶)登兰,你看我们这一路上所见,天气干旱,庄稼欠收,逃荒的人太多了。于登兰 徐兄,山东那边的年景不好,这淮北一带旱情更加严重。徐士林 我要马山给皇上写奏章,禀报实情,要求皇上赶快拨款救灾。      【幕后传出一阵哭喊声,“快跑呀,县里又派人来收‘节礼’啦!”一群乡民扶老携幼上场。民  甲 快跑,收“节礼”的追上来啦!民  乙 追上来又怎么样?我身上什么也没有,他把我这老头子收去算了!【众乡民说着、骂着从徐士林身前走过。【接着一阵锣声开道,八班衙役高举“回避”“肃静”令牌出场,随后旗罗伞扇拥簇着八抬大轿,威风凛凛从徐士林面前经过。(下场)来  福 (惊奇)老爷,这是个什么官?比皇上还气派?于登兰 在这江宁地面上,还有比咱们老爷还大的官吗?来  福 是呀!徐士林 登兰,你去打听一下,刚才过去的是哪位官员?于登兰 是。(下)来  福 老爷,你看人家多气派。徐士林 (把眼一瞪)你胡说什么?来  福 (嘻笑)小的多嘴。      【于登兰上。于登兰 徐兄,打听清楚了,刚才过去的是萧县知县何高升。来  福 (惊讶)啊!原来是个小小的知县呀,我家老爷是江苏巡抚,二品官呀,还没有这么气派,他倒耍起威风来了!于登兰 徐兄,何高升违反大清规矩,应当治罪。徐士林 先放他一马,等我到任后再查,咱们赶路吧!      【幕后传出女人的喊声,“救命呀”!接着两个家丁押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上场,随后张三摇着纸扇上。张  三 小的们,好好看着,别叫这小娘们跑了!两家丁 少爷放心,她跑不了。(推姑娘)快走!      【三人从徐士林等面前走过。姑  娘 (望见徐士林等,大喊)救命呀!张  三 (怒)喊什么喊?把她的嘴堵上!      【两家丁用布塞住姑娘的嘴,一拖,一推,下场。徐士林 (望着远处)看样子,他们是强抢那姑娘,来福,你快去解救那姑娘,将那三个混蛋抓来见我。来  福 是!(急下)于登兰 徐兄,来福一人怕斗不过那三个歹人,我去帮他。徐士林 好吧。      【于登兰下。徐士林 看来这江宁地面并不太平呀!      【来福押着两个家丁,于登兰推着张三公子上,那姑娘随后。张  三 (挣扎着)你们是什么人敢抓我?于登兰 徐兄,他们果然是强抢民女。张  三 谁强抢民女?我是花钱买的!于登兰 抢的也好,买的也好,反正这姑娘不是自愿。来  福 见了我们老爷,还不下跪?张  三 (挣扎)你是什么老爷?敢叫我下跪!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这萧县有名的大财主张有才的公子张三。来  福 (呸)你不就是个花花公子吗?我们老爷,说出来吓死你。张  三 (嘻笑)嘿嘿,就这么个破老头,土都埋半截了,吓唬谁哪!徐士林 好啦!不跪也罢。我来问你,被绑的这位姑娘是什么人?张  三 你问她呀?她是我媳妇!徐士林 既然是你媳妇,为何用绳索绑着?张  三 (惶恐)这——姑  娘 (跪下)老爷,我不是他媳妇。徐士林 你是——张  三 是你哥把你卖给我了,你就是我媳妇。徐士林 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姑  娘 (哭)老爷,我叫李金花,今年18岁,家住李家庄。自小父母双亡,与哥嫂一起过日子,可是哥嫂拿我当牛做马,脏活累活全叫我干,吃的却是凉饭剩饭,我稍有闪失,他们对我又打又骂。更可气的是他们暗地里把我卖给了东庄张三,张三是个远近闻名的地痞无赖,仗着家中有钱,到处欺人,我不同意嫁给他,我的哥嫂就把我绑了。徐士林 原来如此。来福,先给姑娘松绑。      【来福给李金花松绑。张  三 (恼火)你们谁敢放她?(上前阻拦)      【来福将张三按倒。徐士林 来福,松手。张公子,你强买民女,今天我要救她,你若不服可以到萧县大堂告我。张  三 (疑)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救她?来  福 告诉你吧,我家老爷是皇上刚派到江苏来的巡抚。张  三 (上下瞧了瞧徐士林)你是巡抚?就你这个破老头能是巡抚,鬼才信?于登兰 大胆刁民,竟敢辱骂巡抚大人!      【来福上前扭住张三的胳膊。徐士林 (挥手)算了,放他走吧!      【来福松手。张  三 (向两个家丁招手)走。明天我定到萧县大堂告这个破老头,敢冒充巡抚大人。(下)徐士林 金花姑娘,你没事了,回家去吧!李金花 谢谢大人救命之恩!(作揖,下)徐士林 登兰、来福,天色已晚,到前面找家客栈住下,明日到萧县去。      【切光。
第二场  萧县大堂      【时间 次日。        【地点 萧县县衙。      【舞台正中设县衙大堂,半空挂着“明镜高悬”牌匾。      【舞台左侧设有一面大鼓。      【光启。何知县坐在大堂上,四衙役分站两侧,师爷站在何知县身旁。何知县 师爷,今日升堂看来无人告状,退堂吧!      【台侧大鼓前,张三使劲擂鼓。何知县 (惊)何人击鼓?      【一衙役朝旁边看了看,转身。衙  役 老爷,是一位叫张三的人击鼓。何知县 带张三上堂。      【两衙役连拖带推将张三弄上大堂。何知县 堂下可是击鼓人张三?张  三 正是本少爷。何知县 你说啥?张  三 正是小民。何知县 你为何击鼓?张  三 县大老爷,有人冒充江苏巡抚招摇撞骗!何知县 (惊)有人冒充巡抚,此话可真?张  三 小民哪敢撒谎,是我亲自看到的。何知县 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冒充巡抚大人,还是江苏巡抚!师  爷 我看这张三是故意来戏弄老爷的。何知县 (疑)你说他戏弄我?师  爷 老爷,你想这巡抚大人,你从没见过,真的假的你能分清吗?何知县 对呀,我分不清呀!师  爷 这就对了,张三就是抓住你分不清真假,所以来戏弄你,叫你难看。何知县 师爷,你说怎么办?师  爷 老爷,你问问张三,他在哪里见过巡抚大人,他长得什么样?何知县 张三,你是在哪里见到假巡抚?张  三 就在——就在咱们萧县县界——那——那棵大树下。何知县 那假巡抚长得什么样?张  三 他就是一个破老头,穿着破衣襟,脚上是一双漏趾头的破鞋。老爷,你想,要是巡抚大人,那不是八抬大轿,旗罗伞扇,鸣锣开道吗?可是,这个自称江苏巡抚的破老头,手下只有两个下人,全部行李一担就挑了,你说他不是个假巡抚吗?何知县 这么说真是假巡抚,衙役!众衙役 在。何知县 你们跟着张三去把那个假巡抚抓来见我!张  三 (从地上爬起来)好,跟我抓人去!      【徐士林与于登兰、来福走上大堂。徐士林 不用抓了,我来了!      【何知县与张三都目瞪口呆。何知县 张三,你说的假巡抚就是他吗?张  三 (望着徐士林)是他,是他,就是他!何知县 (走下大堂,围着徐士林看了看)真是个假巡抚呀!      【何知县回到大堂。何知县 (将惊堂一拍)大胆刁民,见了本官为何不跪?徐士林 (理直气壮)我上跪天子,下跪父母,岂能跪你这个混官!何知县(恼怒)大胆刁民,你敢骂我?来呀,打他四十大板!      【衙役们正想动手。于登兰 你们敢!      【衙役们住手。于登兰 知县大人,我问你,你认识巡抚大人吗?何知县(望着师爷)师  爷 看你说的,我们家老爷怎么会不认识巡抚大人呢?何知县(嘻笑)你真小看本官,巡抚大人我怎么会不认识呢?不认识,我怎么能说你是假巡抚呢?来,打!于登兰(擎起巡抚大印)何知县,你看看这是什么?      【何知县及众衙役望着于登兰手中的大印吓呆了。何知县       (惶恐地)真是巡抚大印呀!师  爷于登兰 混官,见了巡抚大人还不快快下跪。      【何知县与师爷急忙下堂跪在徐士林面前。何知县 巡抚大人,下官有眼无珠,该死!该死!      【于登兰和来福从木箱中取出官服给徐士林换上,戴上顶子。徐士林大摇大摆走上大堂。      【何知县和师爷爬着向前。      【张三想跑,被来福抓回来,按倒在地。徐士林 何知县,你知罪吗?何知县 下官知罪,巡抚大人到了敝县,下官没有隆重迎接!徐士林 我说的不是这个。何知县 下官不知再有何罪?徐士林 我问你,昨日你坐着八抬大轿去干啥了?何知县 (惊恐)我——我——师  爷 (小声)下乡视察灾情。何知县 对,对,我是到乡下去察看灾情。徐士林(恼)何知县,在本官面前,你还敢撒谎!何知县 (浑身哆嗦)小的不敢!徐士林 说,去干啥了?      【何知县望望师爷。师  爷(小声地)说实话吧!何知县 这不端午节快到了,下官到乡下去收‘节礼’了。徐士林 你收了多少‘节礼’?何知县 (问师爷)收了多少?师  爷 大人,收的‘节礼’都在库房里。徐士林 登兰、来福,到库房查查!      【于登兰、来福下场,转身抬上一大箱白银。于登兰 大人,你看,这么多白银。徐士林 点点多少?      【于登兰点了点。于登兰 大人,五仟多两。徐士林(怒)五仟多两,何知县,你好大的胆子!何知县(忙叩头)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徐士林 对江宁一带收‘节礼’的事,我在做政布使时就向皇上启奏过,皇上多次下旨,禁止各级官员收‘节礼’,你身为朝庭命官,还敢收‘节礼’,这不是犯罪吗?何知县 小的有罪,小的有罪。徐士林 何况萧县今年受灾,你不但不去救灾,解救百姓苦难,反而坐上八抬大轿到处收‘节礼’,收这么多银子。来,摘掉何知县的顶子,打入牢狱,以后发落!      【来福摘掉何知县的帽子。何知县 (面向观众)这下完啦!      【两衙役押着下场。徐士林 张三!张  三 小人在!(跪下)徐士林 张三,你暗地与李金花的哥嫂商定,花钱买李金花为妻,强逼李金花与你成亲,本当判你买卖婚姻罪,只要你以后不再纠缠此事,本官就不处罚你了!张  三 (争辩)老爷,我给李富贵那一百两银子不是白搭上了?徐士林 你的银两本官叫李富贵还你就是了,下去吧!张  三 (站起)看来,这老头还是个好官!(下场)徐士林 登兰,来福,收拾行李往南京去也。
第三场 二救金花       【时间 拂晓前。       【地点 县城外路上。       【灯光暗淡。村庄、山野、树林模糊不清。       【幕后传一阵狗叫声。       【于登兰搀扶着徐士林(一身便服)上场,来福挑担在后。徐士林 登兰,咱们趁着天还未亮,早些上路,等到中午,日头毒了,就停下来歇息。于登兰 徐兄说的对,赶早行路,既风凉又出道。(下场)      【一男一女身穿黑衣裤,一前一后抬着一个沉甸甸的大麻袋上场。女  的 老头子,你慢些走,我的脚小,哪能跟上你的大步呀!男  的 老婆子,你没看见天快亮了,若是叫人看见,咱两的小命就完了,快点走吧!      【两人摇摇晃晃地走了一个圆场,女的突然摔倒在地上。男  的(发火)熊娘们,一点用也没有!我自己来吧!      【男的弯下腰去扛麻袋,扛不起来。男  的(发火)你不能措一下吗?      【女的站起帮忙措麻袋,男的扛着麻袋。幕后一阵狗叫。男  的 快走!(下场)      【女的四下瞧了瞧,慌忙下场。      【徐士林、于登兰、来福急上场。徐士林(惊疑)天还未亮,这一男一女,抬着一个大麻袋鬼鬼祟祟地跑到野外去干啥?于登兰 徐兄,刚才听那男的言到,天快亮了,若是叫人看见,咱俩的小命可就完了。看来,他们一定不干好事!徐士林 登兰、来福,你们追上去看看!于登兰  是!(急下场)来  福徐士林 难道这两人是杀——      【来福急上。来  福 老爷,刚才那一男一女看见我们快追上了,便将麻袋扔到路边水沟里逃跑了!徐士林 哦!麻袋里装的啥东西?来  福 老爷,麻袋口用麻绳捆着,里面好像是个人!徐士林(大惊)啊,是个人?走,去看看!      【中幕起。地上躺着一个大麻袋,于登兰正从麻袋里往外拖人。      【徐士林、来福近前。徐士林 麻袋里是什么人?于登兰 徐兄,是个女人!徐士林(大惊)啊!这不是昨天咱们遇到的那位金花姑娘吗?于登兰 是她!      【徐士林弯身试了试女人的鼻孔,然后摸了摸她的胸脯。来  福 老爷,她还有气吗?徐士林 她没气了,但还有心跳。来福,你快跑,到前面村子去请位郎中来。来  福 是!(下)徐士林 登兰,你验一下她身上有无伤痕?      【于登兰解开李金花的衣服,检查了一下。于登兰 徐兄,她是被打死的,满身都是伤痕。徐士林 果不出我所料。于登兰 徐兄,准是刚才那一男一女干的!徐士林 对,刚才那一男一女是她的哥嫂。于登兰 徐兄,你怎么知道?徐士林 登兰,你忘了昨天金花说是她哥嫂把她卖给了张三公子吗?还说哥嫂平时对她不好。      【来福领郎中上。来  福 老爷,郎中请来了!郎  中 (跪在徐士林面前)小民拜见巡抚大人!徐士林 郎中请起。      【郎中起。徐士林 请问郎中贵姓?郎  中 小民姓方名荣,是祖传名医。徐士林 好。方先生,这位姑娘被人打伤,命在旦夕,你看能不能救活她。郎  中 大人,我试试吧。      【郎中试了试姑娘的鼻孔,然后从药箱子取出两粒药丸放在姑娘口中。郎  中 大人,过一会儿,姑娘定会醒来。      【金花慢慢睁开眼睛。来  福(惊喜)老爷,你看,姑娘醒了。      【徐士林惊喜。李金花(忽地坐了起来)我这是在哪?于登兰 姑娘,这是在野外。李金花 我怎么会在这里?于登兰 姑娘,你是被人打死装在麻袋里扔到这里,多亏遇到我家大人,找来郎中救活了你。李金花(惊喜)原来是巡抚大人!(欲起)徐士林 姑娘,别动,你的伤太重,不要随便活动。李金花 是何人把我扔在这里?来  福 是一男一女,大约四五十岁。李金花 我知道了,他们是我哥嫂。昨天老爷救了我,我回到家里,哥嫂见我回来,十分气恼,他们逼着我回到张三家去,我不从,他们就把我绑起来打,我死也不听他们的,他们就用木棍乱打。后来,我就死过去了。来  福 你的哥嫂怎么这样狠呀!竟活活打死自己的妹妹!于登兰 徐兄,这样的哥嫂,豺狼都不如,赶快把他们抓来治罪。徐士林 别急,她的哥嫂跑不了,等到了南京再做发落!李金花 多谢大人!徐士林 你应该感谢这位郎中,不是他及时赶到,恐怕……郎  中 还是巡抚大人发现及时,救了你呀!李金花 郎中和大人都是我的救命恩人,金花以后必报答。徐士林 来福 拿五十两银子给方郎中。郎  中 不用,不用!徐士林 方郎中确实是神医,一付药就救了这姑娘的命。五十两银子不多,你还是收下吧!郎  中(坚决不收)大人,只要姑娘平安无事就好,银两就不必了。徐士林 方郎中医德高尚,令人佩服,本官替姑娘谢谢了!李金花 谢谢郎中。郎  中 不谢!大人,再见!(下场)徐士林 来福,你到前面村子雇两个轿夫抬着姑娘赶路。来  福 是!      【切光。
第四场 布衣上任      【时间 半月后。      【地点 江苏巡抚府衙。      【光启。府衙大门,高大,雄伟;大门顶上书:江苏巡抚衙门。大门两侧张灯结彩,门前彩棚、松坊上高挂彩绸。      【十几位文武官员分站两侧,躬身等候。曹  瑾(背着双手,趾高气昂站在衙门前)诸位听着,皇上有旨,新任江苏巡抚徐大人今天就要到任,我们苦苦等了一个多月,巡抚大人终于来了,大家要斗起精神,只要巡抚大人一到,就鼓乐齐鸣,吹鼓手要使劲吹打,火炮手要鸣放礼炮28响,各位要双膝跪地,迎接……众官员  是!      【一衙役急上,跪在曹瑾面前。衙  役 布政使大人,巡抚大人的八抬大轿已到城外十里长亭!曹  瑾 好。各位听着,巡抚大人的大轿已到十里长亭,大家跪下,鼓乐齐鸣。【鼓乐手吹奏起来,礼炮手开始放礼炮,众官员一齐跪地,曹瑾也趴在门前。      【好一会儿,巡抚大人也没到,众官员按奈不住了,交头接耳议论开了。周知府 这么长时间,巡抚大人怎么还没到呢?我的腿都跪麻了。李知府 我的腿也动弹不得了。马知府 不对吧,这都跪了一个时辰了,按说巡抚大人早该到了。杜知府 是啊,是不是报信的报错了?杜知府 别说了,叫曹大人听见就麻烦了。     【众知府一齐向曹瑾望去,一衙役上前在曹瑾耳边低语了几句。曹  瑾(忽地站起来,满脸怒色)你说什么?刚才那大轿不是巡抚大人的?衙  役 对,是一家结婚的大轿。曹  瑾(怒)呸!叫我们白跪了半天!诸位,起来吧,鼓乐手,别吹了!刘知府 这个徐大人,要是只老母鸡,准下谎蛋!曹  瑾 好啊,刘洪你敢骂巡抚大人!刘知府(浑身哆嗦)曹大人饶命,下官是开个玩笑。曹  瑾 开玩笑?这是玩笑吗?若是叫巡抚大人听见,你的脑袋准搬家。刘知府 下官再也不敢了!曹  瑾 大家都要有耐心,巡抚大人一定会来的!      【于登兰扶着徐士林(布衣)上场,来福随后。来  福 老爷,你看前面就是巡抚衙门。徐士林 到了?于登兰 徐兄,府衙到了!来  福 老爷,你看,府衙门前站着一大堆官员,是不是在欢迎你呀?徐士林 不管他,咱们直往前走!于登兰 徐兄,你是来上任的,现在文武官员都在列队欢迎,你穿这一身像啥样子?换上官服吧?徐士林(笑)我可不爱装模作样的,就穿这身衣服,走!      【徐士林大步在前,于登兰和来福随后。      【众官员望着徐士林主仆三人,偷偷地笑。周知府(笑)等了半天,等来了三个叫花子!马知府 不对,这三个不像叫花子!李知府 不是叫花子也是三个刁民!      【徐士林等走到曹瑾面前。曹  瑾(大声呵斥)你们是何人敢在这欢迎的官员面前行走?来  福(反驳)你是何人敢拦我们?曹  瑾(瞧了瞧)你一个草民也敢质问我?来人,将这个刁民拿下!      【两衙役上前动手拉扯来福,于登兰上前。于登兰 请问大人,他犯了何罪?曹  瑾 犯了何罪?他犯了妨碍公务罪!于登兰 大人,什么公务?曹  瑾 你不看见吗?我们在这里迎接新上任的巡抚大人!于登兰 哈哈大笑。曹  瑾(惊)你笑什么?于登兰 我笑你有眼无珠!曹  瑾(恼火)你说我——有眼无珠?于登兰 是呀!新任巡抚就在你面前,你都看不出来,不是有眼无珠吗?      【众官员大惊。曹  瑾 你是新任巡抚?于登兰 我不是,巡抚大人在这里(把徐士林推上前)曹  瑾(围着徐士林瞧了一圈,疑)你就是新任巡抚徐士林?徐士林(点点头)曹  瑾(疑)不对呀!听说徐大人才五十岁,十分帅气,可你这个老头,胡子头发都白了,该不是冒充的吧!再说了,巡抚大人上任那是八抬大轿,旗罗伞扇,鸣锣开道,你们三人跟乡下那些穷要饭的一样,说是巡抚大人,谁信呢?(面对两旁官员)你们说,他是巡抚吗?众官员 不像!他不是巡抚!曹  瑾 你看,都说不像。好了,我今天有事,不想治你们的罪,快走吧!徐士林 看来这位大人是以貌取人。来福,打开箱子!      【来福打开箱子,于登兰取出官服给徐士林穿上,戴上顶子,然后将巡抚大印拿在手中。众官员(惊喜)真是巡抚大人呀!      【曹瑾望着徐士林吓得浑身哆嗦。于登兰 见了巡抚大人还不下跪?      【曹瑾与众官员一齐跪下。曹  瑾 巡抚大人,下官有眼无珠,请大人饶恕!徐士林 都起来吧!众官员(起)谢大人!徐士林(对曹瑾)你叫什么名字?曹  瑾 江苏布政使曹瑾。徐士林 如此豪华奢侈的欢迎场面是为了我?曹  瑾 大人,这是大家对你的尊重和欢迎。徐士林 这主意是谁出的?曹  瑾 是下官的主意!徐士林 曹大人,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是犯罪呀?曹  瑾 下官不明,前任巡抚上任,我们举行的欢迎仪式比今天还隆重!徐士林 曹大人,各位大人,我们做官是为老百姓办事,不是来讲排场的,讲享受的。今年江苏是大灾之年,老百姓吃不上,穿不上,我们在这里铺张浪费,这是极大的犯罪,是对皇上的不忠,对百姓的不恭啊!曹  瑾 大人所言极是,下官做事不慎,请大人治罪!徐士林 治罪不是目的,目的是大伙要明白,我们应当怎样做官。我希望诸位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无论谁上任、离任都,不要欢迎和欢送,更不要像今天这样张灯结彩,鼓乐齐鸣,全体官员列队欢迎……曹  瑾 下官明白。徐士林 好,诸位今天已经来了,咱们就认识一下吧!      【众官员一齐上前,作揖。周知府 南京知府周同拜见巡抚大人。李知府 淮北知府李万才拜见巡抚大人。杜知府 苏州知府杜世玉拜见巡抚大人。杜知府 徐州知府刘洪拜见巡抚大人。郭知府 淮安知府郭敬义拜见巡抚大人。马知府 扬州知府马连海拜见巡抚大人。徐士林 诸位大人,徐某受皇上委派来江苏任职,江苏乃重要之地,徐某深感责任重大,为了江苏三千万百姓安居乐业,徐某将鞠躬尽瘁,以后还要诸位大人鼎力相助!众官员 大人放心,我等将全力以赴。徐士林 谢谢各位。曹  瑾 徐大人,今天是你头一天到任,下官备了几桌酒席,与各位知府共同为你接风。徐士林 谢谢曹大人的好意,接风就不必了!众官员 大人,这是我朝祖规,你是巡抚大人,首次到任,下属怎么能不接风呢?徐士林(哈哈大笑)我看这个祖规以后要改改,无论哪位官员上任不接,离任不送,我在安徽安庆做知府时就定下规矩,宴请客人或客人请我,就是“四菜一汤”,一盘黄瓜,一盘藕,一盘青椒,一盘腊肉,汤是一碗豆腐汤。以后咱们也这样,诸位可赞同?众官员 这……马知府 我早就听说“徐公宴”,今天才知道其内容,我赞同。众官员 就依巡抚大人之命!      【切光。
第五场 整治盐霸      【时间 乾隆五年秋。      【地点 南京巡抚府衙。【舞台正中设巡抚大堂。空中挂着“公正廉明”的大匾,大堂两侧有“肃静”、“迴避”警示牌。【光启。徐士林身着官服端坐大堂之下,各州知府及属下官员分站两侧,幕僚于登兰站在身边。徐士林 诸位大人,我徐某为人正直,办事公道,希望大家不要有顾虑,能畅所欲言。 郭敬义 大人,我有一事禀报。徐士林 郭大人,请讲。郭敬义 大人,湖广一带大都吃的淮盐,自先帝元年定价递年加增,致使盐价昂贵,老百姓吃不起盐,引起湖广一带农民造反,后来皇上降旨,降低盐价,可是江淮一带的食盐大都操纵在个别盐商手里,他们嫌盐价低就不卖盐,现在连齐乐娱乐百姓也吃不上盐了!徐士林(面对政布使)曹大人,郭知府所言可是真的?曹  瑾 这——,这——……徐士林 这什么?难道郭大人所言有假?曹  瑾 那倒不是。徐士林 究竟怎么回事?曹  瑾 郭大人说的对,就是盐商们嫌盐价太低,不挣钱还赔钱,因此就不卖盐了。徐士林 食盐是百姓齐乐娱乐必需品,不可一日无盐,此事须马上解决,各位大人有何良策?郭敬义 徐大人,先帝在世时下旨多次了,但无济于事!徐士林 那是为何?郭敬义(瞅了瞅曹瑾)你还是问曹大人吧!徐士林 曹大人,想必你知道其中的原因。曹  瑾(惶恐)郭大人,你——你——,我怎么知道其中的原因?郭敬义 曹大人,你若不肯说,那我说了?曹  瑾 你说吧,你说吧!郭敬义 徐大人,这盐荒全是由盐霸造成的!徐士林 盐霸?盐霸是谁?郭敬义 大人,你还是问曹大人吧!曹  瑾(又怕又恼)你——你——怎么又问我,我哪里知道?郭敬义 曹大人,你若是不说,我可就说了!曹  瑾(恶狠狠望着郭敬义)你说吧!郭敬义 徐大人,这江淮一带大大小小的盐霸不计其数,其中势力最大的要属曹猛虎。他勾结江淮一带大小盐商,拒不卖盐。其中有个叫迟子万的盐商,因为贱价卖给百姓盐,被曹猛虎抓去活活打死。徐士林 曹猛虎是谁?竟敢目无法纪。郭敬义 他——他——他就是布政使大人的亲弟弟。徐士林 啊——(目光凝视曹瑾)      【曹瑾浑身哆嗦。徐士林 曹大人,此话可真?曹  瑾 徐大人,这事与本官无关!徐士林 好,我也希望此事与曹大人无有干系,来福!来  福(上场)有!徐士林 你带领两名武士前去捉拿曹猛虎。来  福 是!(下)      【众官员偷偷望着曹瑾,胆战心惊。徐士林 郭知府,曹猛虎犯罪的人证、物证你可知晓?郭敬义 大人放心,只要你升堂审案,我会叫证人上堂作证。      【来福、两武士押着曹猛虎上场。来  福(上前作揖)老爷,曹猛虎带到。徐士林 给他松绑!      【来福将曹猛虎颈上的绳索拿掉。徐士林 你可是曹猛虎?曹猛虎(很神气)是,我曹猛虎,生不更名,死不改姓。徐士林 好,有骨气。曹猛虎,有人告你纠集江淮一带盐商,霸占盐市,拒不售盐,可有此事?曹猛虎 哈,哈,哈,我当犯了什么罪了把我抓来,原来是为不卖盐呀!告诉你吧老头,因为我是个盐商,现在盐价太低,所以不卖。老头,这也有罪吗?徐士林(严肃)这倒没罪,可是你纠集盐商欺行霸市,难道没罪吗?曹猛虎(哈哈哈大笑)老头,你说我纠集盐商欺行霸市,我都纠集谁了?又霸谁了?别把屎罐子、尿罐子都往老爷头上扣!徐士林(恼怒)曹猛虎,看来我不升堂,你是不会老实的!曹猛虎 哈,哈,升堂,你以为升堂我就害怕了吗?升吧,大爷我胆不战,心不惊,升吧!徐士林(气恼)升堂——      【四衙役手持木棍,两名武士身佩宝刀,吆喝着从两侧上场。众官员搬掉椅子,站立一旁,大堂上气氛威严。徐士林(一拍惊堂木)来人,将曹猛虎押在堂下!      【两武士上前将曹猛虎按倒在地,曹猛虎挣扎不跪,武士用力按住。徐士林 曹猛虎,你认罪吗?曹猛虎 我没罪!徐士林 传证人上堂!      【四位盐商一齐上堂,跪在地下,齐声“给巡抚大人磕头”。徐士林 堂下证人请站着回话。      【众人站起。徐士林 请报上姓名。证 人 我叫王三,我叫李四,我叫麻五,我叫张六。徐士林 各位可认识堂前跪着的这个人?王  三 认识,他是曹大爷!众人   (齐声)曹大爷,你从不向别人下跪,今天怎么跪着呀?曹猛虎(气恼)你们这些小人!徐士林 有人告你们这些人是江淮一带的盐商,欺行霸市,祸害百姓,可有此事?证 人(跪下)青天大老爷,我们不是盐贩子,我们不想欺行霸市,那些坏事都是曹猛虎,曹老爷逼着我们干的,那些坏主意都是他出的。徐士林 王三,曹猛虎叫你们干坏事你就干吗?王  三 老爷,你不知道呀,曹老爷,曹猛虎仗着他哥哥曹瑾是江苏布政使,在这江淮一带谁不听他的小命难保,谁敢不听他的呀!徐士林 你们几位同意王三的说法吗?证 人 同意,老爷,我们本来不想干坏事,都是曹猛虎逼得呀!徐士林 好。登兰,叫他们画押。      【于登兰拿纸叫证人画押。徐士林 曹猛虎,他们四人全作证你纠集盐商欺行霸市,你还想抵赖吗?曹猛虎(朝众人)你们这些吃里爬外的东西,当初我给你们的好处全忘了?你们今天把罪恶全推在我一个人身上,我不服!徐士林 不服不要紧,带证人迟法生上堂!      【迟法生喊着“冤枉啊”上堂。徐士林 你叫迟法生?迟法生 正是小民!徐士林 迟法生,你有何冤枉尽管道来。迟法生 巡抚老爷,我家住在淮安,祖辈做盐务生意,我爹名叫迟子万,是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这些年来无论盐价贵贱,我爹都照样卖盐,因为人一天不吃盐都不行。有一天,曹猛虎派人到我家来告诉我爹,以后不准卖盐!我爹不听,他说咱们做生意的要讲道德,不能贵了就卖,贱了就不卖,所以有人来买盐,我爹照常卖。这事被曹猛虎知道了,他带领着几个人来封了我家盐行的大门,我爹找他讲理,结果被曹猛虎打得鼻子、口出血,回家后不到一天就死了。(哭)巡抚大人,我爹死的冤呀,你得给我爹报仇呀!徐士林 曹猛虎,迟法生所言,可真?曹猛虎 那是我的手下人干的!迟法生 巡抚大人,开始是曹猛虎手下人打我爹,因为我爹不服,继续与他辩理,曹猛虎一脚踢到我爹头上,是他踢死了我爹!徐士林 曹猛虎,你到底踢没踢迟子万?曹猛虎 我只踢了两脚!徐士林 登兰,叫他画押!      【于登兰拿来纸、印,曹猛虎画了押。徐士林 来,叫证人曹刘氏上堂。于登兰 曹刘氏上堂。      【曹刘氏哭着上堂。曹刘氏 民女曹刘氏拜见巡抚大人!      【曹猛虎一见曹刘氏丧魂落魄。曹刘氏(愤怒)曹猛虎,你还认识我吗?曹猛虎(惶恐)原来,你没死呀!曹刘氏 我死了,谁来告你呀?(转身)啊,巡抚大人,我本是曹猛虎的结发妻子,名叫曹刘氏,只因曹猛虎喜新厌旧娶了二姨太以后,拿我百般不顺眼,在二姨太的唆使下,他要害死我,便在我的饭菜里下了毒。这事被我家女佣张妈知道了,是她救了我,她叫我假装服毒死亡,入殓后,在夜里将我从棺材里救出来,偷偷地把我放走。张妈又在棺材里放了些砖头,出殡时埋掉了空棺材。我离开曹府后,躲到我的一位远房亲戚家里。巡抚大人,曹猛虎与二姨太曹王氏下毒杀人,事实确凿,请大人治罪。徐士林 曹猛虎,曹刘氏所言可真?曹猛虎 毒杀曹刘氏是我的二太太曹王氏所为,我并不知情。徐士林 来,带曹王氏上堂!      【曹王氏惶恐地走上大堂!曹王氏 民女曹王氏给巡抚大人叩头。徐士林 曹王氏。曹猛虎说是你在饭菜里下毒毒死了曹刘氏,你可认罪?曹王氏 老爷,冤枉呀!徐士林 有何冤枉,如实诉来!曹王氏 老爷,在饭菜里下毒要毒死大太太本是我家老爷曹猛虎的主意。徐士林 你哪,你没参与吗?曹王氏 曹猛虎商量我,我也同意了!曹猛虎 曹王氏,毒是你下的,怎么赖上我吗?曹王氏 曹猛虎,你怎么能把罪恶都推在我身上呢?不是你给我的砒霜吗?徐士林 行了,别争了。来,叫曹府女佣张妈上堂。于登兰 张妈上堂。      【张妈上堂。徐士林 你是曹府的佣人张妈?张  妈 正是小民。徐士林 曹猛虎与二太太曹王氏下毒毒死大太太曹刘氏一事,是你亲眼所见?张  妈 是小民亲眼所见。徐士林 详细说来。张  妈 在曹家以前都是我给大太太送饭。这天,我到厨房去拿饭,厨师说饭刚刚叫二太太的丫环翠花拿走了。我感到不对劲,便去追翠花,在半路上我看见二太太在翠花手中的饭菜里下毒,等翠花把饭菜端到大太太屋里,大太太刚要吃,我把那饭菜夺了下来,将二太太在饭菜中下毒的事对大太太说了,大太太知道老爷恨她,二太太也恨她,便问我怎么办,我说为了活命,只有一个办法,装死。于是我和大太太配合演了一场戏,我家老爷以为大太太真死了,所以没有半点怀疑。后来,我又从棺材中把太太放走了。徐士林 传曹府丫环翠花上堂。于登兰 曹府丫环翠花上堂。      【翠花上堂,跪下。徐士林 你那日去给大太太送饭,二太太在饭菜中下毒,可是真的?翠  花 老爷,是真的。徐士林 二太太对你说过什么话?翠  花 二太太下毒后对我说,这事千万不能说出来,要是说了,就要我的小命!徐士林 叫翠花和张妈画押。      【于登兰拿记录让张妈和翠花画了押。徐士林 曹猛虎、曹王氏,你们夫妇合伙谋杀曹刘氏一案证据确凿,你俩还有什么话可说?曹王氏 大人,小女认罪。曹猛虎(转身朝着曹瑾)兄长,快救我呀!曹  瑾(转身)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自作自受,我可管不了你!曹猛虎(怒)好啊!曹瑾,你连亲兄弟都不认了,你无情我也无义。我要把你贪污的事和叫我纠集盐商霸市的事全抖出来!看你敢不管!曹  瑾(又慌又怒)你——你——不准乱说。曹猛虎 我不说可以,你叫他(指徐士林)把我放了!曹  瑾 曹猛虎,这是在巡抚大堂上,你知道吗?我怎么救你!曹猛虎(“啊”地一声倒在地上)完了,完了!徐士林 来人,将曹猛虎、曹王氏打进死牢,秋后斩首。      【两武士将曹猛虎和曹王氏带下。徐士林 张妈、翠花,你们正直、善良,帮助本官顺利办案,谢谢你们了!张  妈 你是青天大老爷,秉公断案,我们当然支持!(与翠花同下)徐士林 曹刘氏,害你的凶手现已入狱,不久将伏法,现在你平安无事了,回家去吧!曹刘氏 大人,你真是当今的包公,民女谢谢了!(下)徐士林 迟法生,曹猛虎已入狱,你父亲的冤案也得到昭雪,下堂去吧!迟法生 谢谢巡抚大人,你为民除害,为我父亲报仇,真是清官呀!(下)徐士林 四位盐商,你们拒绝卖盐,欺行霸市,虽然不是主谋,但毕竟参与了,本当治罪,介于你们能够认罪,并揭发曹猛虎的罪恶,所以本官就免于处罚。你们回去马上开放市场,对民众售盐。至于盐价偏低,本官会上奏皇上,适当加价,决不会叫盐商们吃亏,回去吧!众盐商(高兴地)谢谢巡抚大人,你秉公办事,取信于民,我们给大人叩头了!(齐下跪)徐士林 不必多礼。      【众盐商下场。徐士林 曹瑾,你身为朝廷命官,不为朝廷办事,纵容你弟弟曹猛虎欺行霸市,还有贪污受贿之罪。来人,摘去曹瑾的顶子,上奏皇上发落。      【于登兰摘掉曹瑾的顶子。徐士林 郭大人,你为官清廉,不畏权势,为民谋利,是位好官,我要上奏皇上嘉奖你。郭知府 谢谢大人,这是下官应该做的。      【切光。
第六场 重审冤案      【时间 乾隆五年冬。      【地点 巡抚衙大堂。      【光启。徐士林只穿官服未戴顶子,(顶子放在大堂之上)坐在堂前翻阅“卷宗”,于登兰站在一旁。徐士林 登兰,南京知府送审的“刘香月伙同林同玉害死其夫赵二狗”一案,疑点不少,你再审阅一遍。(下场)      【于登兰接过“卷宗”坐下详阅。      【徐士林上场,落坐。于登兰 徐兄,我也觉得此案疑点重重,其中刘香月的供词与林同玉的供词不符,还有赵二狗的死因。原告赵顺的说法与林同玉的供词也不符,还有林同玉始终没有承认杀人。徐士林 登兰,此案江宁县和南京知府都把刘香月和林同玉定为死罪呀!于登兰 徐兄,此案涉及两条人命,要慎之。徐士林 登兰,发贴下去,将原被告传来巡抚衙门重审此案。于登兰 是。(下)      【徐士林转身在大堂上挥笔写诗,(边写边念)“挂迴避榜,贴盟誓联,都是官场假象,只要这点心干干净净,堪匹泰山淮水!”      【幕后传出,南京知府周同求见。徐士林(惊,停笔)看来“刘香月林同玉一案”必有诈,不然周同不会来呀!(大声)好,叫他进见!      【周同进衙。周  同 南京知府周同拜见巡抚大人。徐士林 周大人怎有闲暇到此?周  同 徐大人,你已到任数月,本官没有及时来见,还请大人见谅!徐士林(惊疑)嗳——咱们不是已经见过面了吗?何必如此?周  同 徐大人,下官备了一份薄礼赠送徐大人,实在太少,不成敬意。(挥手)将礼品抬过来!      【两个仆人抬着一个红色木箱放在堂下。徐士林 周大人,此是何物?      【周同打开箱子,全是金条。徐士林(脸色严肃)周大人,你看错人了,我徐某可不是贪财之人。你看,我刚才还写了一首诗,准备贴在墙上。(从大堂上拿过诗联,给周同看)周  同(看着诗联,满脸羞红)我知道徐大人是清官,可这是下官的一点心意,大人一定要收下。徐士林(笑)周大人,你是不是有事求我呀?周  同 嗳,徐大人,你误会了,我没事。徐士林 不对吧?没事你送这么多金条给我干啥?周  同 巡抚大人,我现在没事,说不上一个时辰之后就有事。徐士林(疑)你说什么?周  同 大人,我是说以后有事也不求你。      【于登兰上。于登兰 大人,原被告都带到,在衙外等候。徐士林(戴上顶子)来,升堂——      【众衙役、武士、下属官呼之而出,分站两旁。徐士林 传原告赵顺上堂!于登兰 赵顺上堂!      【赵顺哆哆嗦嗦上场。赵  顺 我叫赵顺,事事不顺。这不,定了的案子,又要重审——      【赵顺上堂,下跪。赵  顺 小民赵顺,给巡抚大人叩头!徐士林 赵顺,你告儿媳刘香月伙同表哥林同玉害死你儿子赵二狗之事可有证人?赵  顺 有啊!徐士林 谁?赵  顺 俺村张三毛呀!徐士林 来,传证人张三毛上堂!于登兰 证人张三毛上堂!      【张三毛走到台前,浑身哆嗦。张三毛(顺口溜)我的外号叫张三毛,好吃懒做靠偷盗;只要给钱我啥都干,装神弄鬼学驴叫。赵顺找我做假证,得了银子一大包——(上堂)。张三毛 小的给大人叩头了。徐士林 张三毛,刘香月和林同玉害死赵顺之子赵二狗,你可亲眼所见?张三毛 是小人亲眼所见。徐士林 好,你说说刘香月和林同玉是怎样害死赵二狗的?张三毛(站起)正月十五元宵节那天晚上,我到城里看花灯,遇到刘香月跟林同玉在一起勾勾搭搭,亲亲热热,等我观灯回家时,走到城外的池塘边又看见刘香月和林同玉在一块。赵二狗在前面走,他二人在后面跟,走到池塘边一把将赵二狗推下池塘,赵二狗就淹死了!徐士林 当场还有何人?张三毛 没了。徐士林 当时,你为何不喊人搭救?张三毛 老爷,我害怕呀,要是喊人,我怕林同玉也把我推下池塘。徐士林 那好,我来问你,这赵二狗是他们两人谁推的?张三毛 是刘香月推的,不,不,是林同玉推的!徐士林 到底是谁推的?张三毛 是林同玉推的!是他!徐士林 我再问你,林同玉推赵二狗什么地方?张三毛 这——,这我倒没看清。徐士林 张三毛,你知道为人作假证的后果吗?张三毛 后果,我有什么后果!徐士林 大清法律,为人做假证轻者判刑三月,重者可斩首。张三毛(吓得浑身哆嗦)巡抚大人,我——我——我可没做假证呀!徐士林 没做假证你哆嗦什么呀?张三毛(擦了把汗)我哆嗦了吗?我没哆嗦呀!徐士林 来,传被告刘香月上堂。于登兰 被告刘香月上堂。      【刘香月戴着手铐走上台前:“听说新来了位巡抚大人,我当堂喊冤。冤枉啊!”转身上堂。刘香月 民女刘香月拜见巡抚大人,民女冤枉呀!徐士林 刘香月,有何冤枉尽管诉来!刘香月 大人,夫君赵二狗不是民女所害,也不是林秀才害的,是我公公加害于我和林秀才。徐士林 刘香月你说你夫赵二狗不是你和林同玉所害,那是谁所害?刘香月 民女不知,那日元宵节,我夫君哭着闹着要到城里去看花灯,我本不想去,可我夫君拖着我去,我公婆也逼着我去,于是我就同夫君赵二狗一块到城里观灯。不巧,在一家店铺门前遇到我的表哥林秀才,我们说了几句话,当我转身时,夫君不见了,吓得我满身是汗,哭着喊着夫君的名字也不见他的人。后来,有人说我夫君掉到池塘淹死了,我和表哥同时赶到池塘边,夫君已身亡。后来我公婆就赖着我和表哥勾搭成奸,谋杀亲夫,告到县衙,知县老爷不等我争辩就定罪,我不服,他们就动大刑,我受不了严刑拷打,最后只好招供了。徐士林 刘香月,元宵节观灯前,你曾与林秀才有过交往吗?刘香月 没有,我们只是在小时候,我未出嫁时见过面,我嫁到赵家后从没见面,那天观灯纯属巧遇。徐士林 传被告林同玉上堂。于登兰 带林同玉上堂。      【林同玉伤痕累累,戴着手铐、脚镣上场。徐士林 林同玉,你认罪吗?林同玉 大人,我无罪,认什么罪?徐士林 有人告你与刘香月共谋杀害赵二狗,可有此事?林同玉 大人啊!我与赵二狗素不相识,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杀他何故?徐士林 原告说你与刘香月早有私情,为了结百年之好,你才要杀害赵二狗。林同玉(恼怒)苍天呀!这是弥天大谎。大人,我是读书之人,三纲五常是懂得的,再说我跟表妹刘香月在小时候见过面,十多年未见了,今年的元宵节碰巧相遇,说了不到十句话,何来私情?我更没杀人,请大人明察!徐士林 原告赵顺,两被告的话,你都听清楚了?赵  顺 大人,你不能听他们两人说的,我儿子确实是他两人推到池塘淹死的。张三毛做证明,知县和知府大人都做了判决,此案已定,不可翻供。徐士林 赵顺,可是被告林同玉至今没有招供呀!      【幕后鼓声响起。于登兰 大人,门外有人击鼓。徐士林 传击鼓人上堂!于登兰 击鼓人上堂。      【梁天雄走上台前:(说白)敝人名叫梁天雄,生来就爱打不平;今日击鼓上大堂,挺身而出来作证。梁天雄(作揖)小民梁天雄拜见巡抚大人!      【南京知府周同胆战心惊。徐士林 梁天雄,你为何击鼓?梁天雄 大人,我今天听说你在重审刘香月和林秀才杀人案,特来作证。徐士林 哦,你是为哪一个做证?梁天雄 大人,我为刘香月和林秀才做证,赵二狗不是他两人害的,我跟赵顺是一个村的,那天我从城里观灯回来,路过城西池塘边,看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走路疯疯癫癫,好像有羊角疯病,我上去一看便知是赵顺的疯儿子赵二狗。赵二狗自小得了羊角疯病,说不上媳妇,后来托人做媒,花了五百两银子买了三十里之外的刘家庄刘月香为妻,开始刘香月家中并不知道赵顺的儿子是个疯子,便答应了这门亲事。等刘香月嫁过去才知道,赵二狗是个疯子,虽然心中叫苦,但还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与赵二狗过了两年。那天晚上我遇到赵二狗一个人在路上,便心中生疑,他一个疯人怎么会自己来观灯呢?我便上去询问,赵二狗说,跟他媳妇一块来的,我又问他,你媳妇呢?他摇头说不知道。我叫他跟我回家,赵二狗不肯,他说要去找他媳妇,我便自个儿向前走,走了二十几步,调头一看,赵二狗不见影了,我心中生疑便回过头去,一看他掉到池塘里去了,于是我就跳下池塘把他捞上来。这时,刘香月和林同玉赶来了,赵二狗已经断气了,刘香月扑在赵二狗身上哭。我急忙回村向赵顺报信,赵顺两口子就到池塘边去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赵二狗是自己有疯病,不慎落水而死,根本不是刘香月和林同玉把他推到池塘淹死的!徐士林 梁天雄,我问你,为什么在知县和知府审理此案时,你不出来做证呢?梁天雄 大人,江宁知县审案时我也主动去做过证,可江宁知县不听,还打了我一顿。回来后,我老婆再也不许我去给刘香月做证了。还有赵顺送给我一百两银子,说是给我治伤,实际上是要堵我的嘴。做人要讲正义,今天听说巡抚大人要重审此案,我就不顾老婆阻挠,赶来作证。      【周同与赵顺都胆战心惊。徐士林 赵顺,梁天雄所证与刘香月跟林同玉所供是一致的,你儿子赵二狗是自己误入池塘身亡,不是刘香月和林同玉推入池塘,你还有何话说!赵  顺 巡抚大人,这案子江宁知县和南京知府都判刘香月和林同玉死罪,老爷怎么能推翻呢?徐士林 周大人,你说这案子该不该翻呢?周  同(急忙跪下)大人,此案是江宁县报来的,下官复审时,看见刘香月也认罪,所以就按原判批复了!徐士林 刘香月,你在江宁县和南京知府审案时认罪了,今天为何翻案?刘香月 大人,我已说过,那是他们对我用大刑,我不得不认罪呀!徐士林 周大人,审案时你可曾对刘香月用过刑?周  同(浑身哆嗦)下官是用过刑。徐士林 此案的来龙去脉,现在已经清楚,赵顺你还有何话说?赵  顺(懊丧)这么说,我的官司输了?周大人,我给了你一千两银子就这么打水漂了吗?徐士林(惊)周同,赵顺所言可是真的?周  同(跪下)下官认罪。徐士林 来人,摘下周同的顶子!      【二名武士摘去周同的顶子。徐士林 赵顺告刘香月与林同玉害死赵二狗一案经过重审,到此了结。赵顺属诬告刘香月和林同玉,并用银两贿赂知县和知府,已触犯法律,判处三年监禁;周同身为朝廷命官,知法犯法,贪污受贿,行刑逼供,情节严重,打入牢狱!上报皇上发落!(押下去)      【四武士将赵顺和周同押到台前。周  同(对赵顺骂了一句)赵拐子,我真叫你害了!(下)徐士林 刘香月、林同玉,你二人的冤案现已昭雪,回家去吧!刘香月     (跪下)谢谢大人!林同玉      【刘香月与林同玉站起,两人脉脉含情,并肩下场。      【切光。
第七场  收养义女【舞台设计古时官员书房,书案上摆放着一堆古书、一个笔筒、砚台……烛台,烛光明亮。【光启,徐士林穿便衣在书案前用笔墨写着什么。【李金花端茶盘上。李金花(放下茶盘)老爷,现在都过三更了,你还在写呀!徐士林 老爷的事忙呀,这刚到江苏,需要复核的案子太多,需要向皇上奏章的也多,我刚刚写好一份折子。李金花 老爷又要上奏什么呀?徐士林 金花,你不知道,沛县灾情严重,我请求皇上挑准国库放粮,以赈灾民,十几万灾民还在饥饿之中,我心不安呀!李金花 老爷,你心里整天为国事操劳,为民伸冤,可从不为自己的身体着想,看看你现在都瘦成什么样了!徐士林 金花呀!做官不是享福的差事,做官就是上为朝廷,下为百姓。掉几斤肉是小事,怕的是你掉了肉,事没办好。李金花 老爷,你喝茶呀,看茶凉了。徐士林 金花,茶我不想喝,肚子倒觉得饿了!李金花 老爷,我马上去做夜宵。(下)      【徐士林展开宣纸,挥笔写诗,边写边念:“乾坤岂是无情物,民社还依至性人。不有一腔真热血,庙堂未许说经纶。“写完此诗挂在墙壁上。再写第二首:“但使无颜皆可富,若非有骨岂能贫?双睛不染金银气,才是英雄一辈人。”写完后又端详一番挂在墙上。【李金花端碗盘上场。李金花 老爷,夜宵做好了,你快用吧。徐士林(端详饭菜,惊)金花,家中两天前就没米了,哪来的米饭呀?李金花 老爷,这米是我买的呀!徐士林 你哪有钱买米!李金花 老爷,你给我买药的钱呀!徐士林 金花,你把买药的钱买了米,你的伤病还没痊愈,这怎么行呢?李金花 老爷,我的伤病不大碍事了,你快吃吧!徐士林 你这丫头也开始哄起我来了!      【徐士林做吃饭动作,李金花在看墙上的诗。李金花 老爷,你写的这是对联吧?徐士林 这不是对联,是诗。李金花 诗!诗是干什么的?徐士林 金花,你没读过书,说你也不懂呀!李金花 金花也想读书,老爷,你教我认字吧!徐士林(放下碗筷)金花,老爷有一事想与你说说。李金花 好呀!老爷想说什么?徐士林 自从那日我在半路上救了你,得知你父母双亡,兄嫂对你不好,但身体又受了重伤,把你带到南京来,算来快有一年了。现在你身体虽没痊愈,但已无大事,老爷想——李金花 老爷想叫我走是吧!徐士林(微笑)金花可真是个懂事的孩子!李金花(哭)老爷,金花已无家可归,你叫我到哪里去呀?徐士林 金花,你已经十八岁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老爷想有合适的人家把你嫁过去!李金花(又哭)老爷,金花不嫁。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还没报答你呢?怎么能出嫁呢?徐士林 金花,你想,老爷也不能留你一辈子呀!李金花(忽生一计)老爷,你膝下无女,我就做你的干女儿吧!徐士林(笑)就是做我的干女儿你也得出嫁呀!李金花 老爷,我要是做了你的干女儿,就是出嫁也可以回来伺候你呀!徐士林(笑)你这孩子就是嘴甜呀!李金花 老爷,这么说你答应啦!徐士林 答应什么?李金花 收我为干女儿呀!徐士林 好吧!我就收下你这个女儿。李金花(跪下)爹爹在上,受女儿一拜!(叩头)徐士林 我儿起来吧。     【切光。
第八场  江堤抢险     【舞台设计 背景:崇山峻岭,道路崎岖;雨暴风狂,电闪雷鸣。     【用影像方式展示徐士林、来福骑在马上顶风冒雨,在崎岖山路上奔驰。(过场)     【四衙役抬轿,轿中坐着淮北知府李万才,在雨中颠簸。(做精彩表演)李万才(不满地)我说,你们几个奴才,能不能抬稳点,东倒西歪的,晃得老爷头都晕了!四衙役 老爷,这风雨太大了,我们都顶不住了!      【四衙役表演抬轿晃荡得更重了。李万才(发怒)混蛋,像你们这样抬轿,老爷我还不如下轿自己走呢!四衙役 老爷,那你就下来走吧!      【四衙役将李知府从轿中拖出来,他们闹了个鬼脸下场,李万才倒在地上喊叫连天。(下)      【用影像方式显示徐士林骑在马上,顶风冒雨前进,“咔嚓”一个闪电,马匹四腿腾空,一声嘶叫把徐士林摔到马下,随后来福的马到,他跳下马将徐士林救起。转入舞台,徐士林倒在舞台中央。来  福(焦急)老爷,你没事吧?      【徐士林一手支地,一手腰拤在来福的搀扶下,慢慢爬起来。徐士林 来福,马呢?来  福 老爷,马在前边。徐士林 快,快扶我上马!来  福 老爷,你摔成这样,哪能骑马呢?徐士林 抢险要紧,顾不得那些了!      【转影像,来福搀扶徐士林上马,马又开始奔跑。      【背景,雨大风狂,江水奔腾,水急浪高。      【幕后有人喊: 不好啦,大堤要决口啦!      【一群乡民扛着麻袋,拿镐头从舞台中央跑过。(下场)      【徐士林身披蓑衣,头戴草帽,站在大堤上,向着前方,来福站在身旁。(聚光)徐士林(指挥乡民)快,用麻袋、沙堵住决口!      【众百姓(演员)做着扛麻袋、护大堤的舞蹈动作。      【两衙役搀扶着知府李万才摇摇晃晃爬上大堤。李万才(见了徐士林,大惊)转身想跑。徐士林(恼怒)李知府,你回来!李万才(跪下)徐大人,下官路上摔,摔坏,所以来晚了!徐士林 不说吧,快指挥乡民抢险!      【李万才哆嗦走下。      【李金花披着蓑衣爬到大堤。徐士林(惊)金花,你怎么来了?李金花 爹,你身体不好,风雨有这么大,女儿在家不放心呀!徐士林 爹爹没事,你一个女孩,可不能干这活,快回去吧!李金花 爹,女儿不回去,我要跟你一块抢险!      【“咔嚓”一个雷闪,父女都不见了。(光暗)      【幕后有人喊:不好啦,巡抚大人落水啦,快抢救呀!      【十几位演员扮装乡民在水中做游泳舞蹈动作。      【众乡民从江中救出徐士林,来福救出李金花。徐士林(抹着脸上的雨水)大堤,怎么样了?一乡民 巡抚大人,你不用担心,决口堵住了,大堤没事了!徐士林 这就放心了!来  福 老爷,你没事吧?徐士林 我没事,金花呢?李金花 爹,我在这呀!(扑到徐士林怀中)众乡民 (围上来,担心地):巡抚大人,刚才可把我们吓坏了!徐士林 谢谢大伙,我没事,刚才是老天爷跟我开了个玩笑!众乡民 巡抚大人,你真是个好官呀,俺们老百姓永远不会忘你,今天要是没有你来指挥,这大堤根本保不住呀!徐士林 大伙过奖了,我徐士林一个人有多大能耐,咱大伙万众一心才战胜了洪水,保住了大堤!      【切光。
第九场  特殊贡品      【光启。宫廷大殿,明镜高悬。乾隆皇帝端坐龙椅之上,太监、侍卫、文武官员分站两边。乾  隆(念)执掌江山整五年,            开创盛世天下安。            朕,清高宗弘历。今天是元旦之日,各省巡抚都送来不少贡品,刘公公(太监),你把各省的贡品说与朕听听。刘公公(拿礼单)浙江巡抚王大人送来绸缎二百匹;山东巡抚李大人送来莱阳梨三百箱,大花生一百担;安徽巡抚赵大人送来古井贡酒二百坛;江西巡抚刘大人送来景德镇瓷器两套,一套是“龙凤呈祥”,另一套是“七仙女下凡”……乾  隆(不满地)行了,行了,这些贡品跟往年一样。刘公公,有没有新鲜东西?刘公公(摇摇头)没有。      【幕后传出徐士林的声音:“有”,徐士林手拿一本书上场。徐士林 江苏巡抚徐士林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乾  隆(大惊)徐爱卿平身。徐士林(站起)谢万岁!乾  隆 徐爱卿,你手中乃何物?徐士林 皇上,这是臣送给你的贡品。乾  隆(惊)贡品?那不是一本书吗?徐士林 对,是一本书。乾  隆 这就是你进贡的特产?徐士林 是,我这种特产别的省份可没有。乾  隆(疑)哦!刘公公,呈上来!      【刘公公从徐士林手中接过书,递给乾隆。乾  隆(阅)《二典三谟要义》?刘公公 皇上,这里还有徐大人的上书!乾  隆 你且念来。刘公公 是。我承蒙皇上天恩,把封疆大臣的重任交给我,恩宠和荣誉已经超格了。皇上的教导鼓励让我早晚扪心自问,欲报答皇恩,苦于没有良策,为表寸心,我把研读过的《尚书》仅选《典谟要义》推衍成篇,同奏表装订成册恭进。乾  隆(不高兴)徐爱卿,这书中讲的什么?徐士林 皇上,这《二典三谟要义》是《尚书》中的精华部分,主讲的是尧舜以德行政,以德为善政,政在养民之道理。乾  隆 哦!那朕是得好好看看!      【乾隆做阅读之状。乾  隆(高兴)好啊!徐爱卿是朕小时候的老师,今天还是我的老师。      【众大臣惊疑,互相默视。乾  隆 这份贡品比什么东西都好,朕喜欢!      【拿起笔来写了几个大字,交给刘公公。刘公公(接过御笔)赠人以物,不如赠人以言。       【刘公公将皇上御笔擎起。众  臣(惊讶地望着)皇上教诲,徐大人乃我等楷模。乾  隆 众爱卿退下。众  臣 吾皇万岁!(两旁退下)乾  隆 老师,你且留步。徐士林(转身)皇上还有何事?      【刘公公搬来椅子,皇上走下大殿。乾  隆 老师,请上坐。徐士林 万岁,臣就站着说话。乾  隆 嗳——你是我的老师,哪有站着的道理?      【徐士林落座,乾隆后坐。乾  隆 朕自小是老师教导成人,此恩此义,朕终生难忘。徐士林 皇上过奖了,教书于你,乃先皇授意,臣只是尽了应尽的本分。乾  隆 哪里,哪里,没有老师的教导,朕哪来的治国本事呀!徐士林 皇上自幼天资聪慧,诗经论语一点即通,深受先皇爷的宠爱,今日做了皇帝,执掌江山,千万莫忘开创盛世,乐万民之命!乾  隆 老师早年交给朕的两句话,“德为善政,政在养民”牢记在心呀!刘公公,酒席摆上,我要与老师共饮,请教治国大计。刘公公 是。      【四位宫女端酒肴上场。乾  隆 老师,朕敬你一杯。徐士林 皇上不必多礼。乾  隆 老师,干杯!      【两人干杯。乾  隆 老师,你来京路上,今年的收成如何?徐士林 皇上,年景不好,淮北遭受百年不遇的水灾,一麦无收,急需抚恤。我没来及奏章皇上,事先从江苏国库放粮三千石救济灾民,以平民心。乾  隆 老师做得对,只要为民有利,老师不奏已可!徐士林 皇上差矣,有本必奏,不过这次实在是来不及了,皇上听臣一句话,民安则国安,民富则国富呀!乾  隆 先生所言及是。嗳!老师,你说朕应按何标准选用人才?徐士林 凡是善于表现、献殷勤给别人看、好享受的人,即使再聪明也称不上人才;凡是对正确谬误均不明确表态的人,即是其人不贪,实为蛀虫。乾  隆(点头)有道理。来,朕再敬老师一杯。      【切光。
第十场  鞠躬尽瘁      【场景同第七场。徐士林坐在书桌前就着烛光挥笔疾书,不停咳嗽。       二更鼓响。      【李金花拿着一件皮衣走上。徐士林 闺女,你还没睡呀!李金花 爹爹不睡,女儿怎能睡呀!(将皮衣披在徐士林身上)徐士林 你回房睡吧,爹待会再睡。(又一阵剧烈咳嗽)李金花(为徐士林捶背)爹成天的写,写这些东西干嘛?徐士林 女儿有所不知,爹爹做了三十年的官,审过的案子几百件,爹要把它记录下来,以敬后世。李金花 爹,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上次到淮北抢险又被大水所淹,现在身体越来越差了,我看你还是多休息点好!等把身体累垮,就晚了!徐士林(笑)还是我儿向着爹呀!李金花 爹,女儿可不是跟你说笑话!徐士林(拉过金花的手)儿呀,爹心里明白,我今年五十八岁了,头发早已花白,腰酸腿痛肠胃不佳,看来,寿命不长了!李金花(恐慌)爹,你可别吓女儿。徐士林 金花,这两年多亏你的照顾,我才安慰些,可这生老病死,无人可免呀!李金花 我不让爹爹死,爹爹是能长命百岁!徐士林(笑)好,好,谢谢女儿的祝福,我一定活到一百岁!        【于登兰手持书信上场。于登兰 徐兄,你写给皇上的奏书,皇帝批复了。徐士林(接过书信,看了看,惊喜)呵,我两次上书,皇上终于准了我的假,让我回家探母。李金花(惊喜)咱们要回山东老家呀,爹,老家什么样?徐士林 去了你就知道了,老家比这里都好。于登兰 徐兄,咱们什么时候走呀?徐士林 通知来福,明日启程。于登兰 徐兄,走得太仓促了,东西也收拾不及呀!徐士林(笑)有什么东西?来时是一挑,走时还是一担。于登兰 好,我去通知来福。(下)徐士林 金花,你也去收拾一下。李金花 是。(下)      【光暗,场景转换。      【背景 大运河上,船只如梭。远处是淮安城,灯火闪烁。      【舞台中央有一艘大船的造型。前有船舱,后有甲板,一船夫正做着使劲摇橹的动作。(乐起)      【光移 李金花扶着患病的徐士林从船舱内走出。(徐士林身穿便服,头缠黑布。)徐士林(望着远处)船家,船到了何处?船  家 老爷,前面不远就是淮安城。徐士林 哦——快到淮安了!      【徐士林浑身颤抖,咳嗽不断。李金花(用力搀扶着徐士林)爹,你身体不好,这外面天凉,咱们还是回舱里去吧!徐土林 (摆手)别,我想在外面看看。李金花 (朝船舱方向)来福,快,拿条凳子来!    【来福拿凳子出舱来  福 老爷,坐。【徐士林落座。船  家 老爷,是不是晕船呀?我再开慢点!徐士林 (摆手),不,船家,你再开快点!李金花 船家,我爹是着急回家呀!      【徐士林望着江边景致。徐士林(这运河两岸风景多美呀!(伤感)可惜呀--我再看不到了--李金花 爹--   【徐士林身子一晃,欲倒下,李金花忙扶住。李金花 (惶恐)爹,你怎么啦?来福,快扶住我爹。   【来福上前帮忙扶住徐士林。口喊“老爷--”徐士林 (脸色阴暗)刚才眼前一片昏暗,手脚麻木,一身冷汗。李金花 爹,我去拿药!徐士林 不用了!李金花 爹,前面就是淮安成,等到了那里找个郎中看看,船家快开船。徐士林(摆手)爹恐怕等不到那时。来福,叫登兰拿笔墨来。      【于登兰手拿笔墨纸张从船舱上,来福拿张小桌子放在徐士林面前。于登兰 徐兄,你要干啥?徐士林 登兰,我的病恐怕挨不到老家了,我要给皇上写最后一道奏章,等我死后你递给皇上。      【徐士林挥笔书写,边写边读:“皇上,江苏要地的治理,事无大小,都关系到国计民生。即使是精明强者,尚恐怕一时疏忽,定有辜皇上的地方。皇上准我回乡探母,因臣路上患有急疾,恐不能再见皇上,不能为国效力,恳请皇上恕罪……臣在九泉之下也会看到大清兴盛,国泰民安……”毛笔落地。李金花 爹,你怎么了?(上前搀扶)于登兰 徐兄,徐兄。来  福(大喊)老爷,老爷——      【徐士林慢慢醒来。徐士林 来福,金花,你们俩都是苦命人,自小都没有父母,现在也二十多岁了。来福没娶女人,金花没嫁丈夫,你二人若有爱意,我主婚,你俩就结百年之好吧!于登兰 对,我看来福和金花年龄相仿,挺般配的。      【来福和金花四目相对,情意绵绵。来  福 老爷,我跟了你五六年了你对我比亲生父母还好,我就听老爷的。李金花 女儿就依爹爹。徐士林 好,既然你们两人都同意,那就这么定了。我想在我闭眼前看到你俩成亲。本来应该选择良辰吉日,骑马坐轿迎娶,今天咱就不讲那些规矩了,现在你们俩就拜堂成亲。登兰,你向船家借个烛台,一把清香来。      【于登兰 是。(入舱)徐士林 来福、金花,你俩到舱里换套新衣服。      【来福、李金花转身入舱。      【于登兰拿着烛台和木香上场。于登兰 徐兄,蜡烛和木香都拿来了。徐士林 摆在木桌上。      【于登兰将蜡烛和木香摆在徐士林面前的小桌上,点燃。      【来福和李金花换好新衣服出船舱。(李金花头上盖着红盖头)徐士林 登兰,你给他俩主持婚礼吧。于登兰 好。来福,金花,你二人站在桌前。      【来福和金花并肩站在小桌前。于登兰 一拜天地。      【来福与李金花叩拜天地。于登兰 二拜高堂。      【来福与李金花叩拜徐士林。于登兰 夫妻对拜。      【来福与李金花对拜。于登兰 共入船舱。      【来福掀开李金花头上的红盖头。幸福地对笑,后入船舱。徐士林(笑)好啊!我能看到他们俩成亲,也瞑目啦!      【李金花来转身回来。来  福       但愿爹爹长命百岁,爹爹不会离开我们的!李金花徐士林(笑)儿啊!人固有死,爹爹这一生,身上干干净净,心里明明白白,为国家为百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遗憾的是,临终前没有能见到老母亲!(拭泪)金花,你回到老家,替我为老母亲养老送终吧!李金花 (哭着)爹,你放心,我会孝敬祖母和母亲的。      【来福、李金花、于登兰拭泪。徐士林 金花,好闺女。你到舱内把我的小木箱拿来。      【李金花将小木箱捧到徐士林面前。徐士林 金花,箱中有文银二百两,这是我一生的积蓄,你把它分成四份,每份五十两,一份给登兰,一份留给我的老母;还有两分给你和来福。你和来福成亲,爹没有别的东西送给你们,这一百两银子算是爹给你们结婚的礼品了,你们别嫌少。      【于登兰和来福、李金花齐声说不要。(拭泪)徐士林 你们拿着,不然我死了心中也不安。      【三人只好收下银两,跪下拜谢。徐士林 起来吧,我的事已办完,扶我回船舱去吧。      【三人扶起徐士林,徐士林走了两步就身体瘫倒,双目禁闭。李金花 爹,你怎么啦?于登兰 徐兄,不行了!      【三人放下徐士林,大哭。船家也过来拭泪。李金花 爹,你怎么就这样走了!来  福 爹,你的恩情来福和金花永世不忘。于登兰 徐兄,你放心走吧!       【切光。
尾  声       【光启。舞台正中设徐士林灵堂。灵柩前有徐士林遗像,供桌上有供果、烛台、香炉。李金花披麻戴孝守在灵前,拭泪。       【于登兰、来福胳膊上缠墨纱,站在灵前迎客。       【四位官员站在灵前吊唁,后下场。       【幕后传出 圣旨到——       【鼓乐齐鸣,来福、于登兰出迎,差官上。差  官 徐士林家人接旨。       【李金花、来福、于登兰一齐跪下。差  官 奉天呈运,皇帝诏曰:闻江苏巡抚徐士林病故,朕甚是悲哀。徐爱卿为官清正廉洁,刚直不阿,且忧国忧民。临终无一言及私,此等良臣,方资倚任。命祀京师贤良祠,赐祭葬。钦此。李金花(接过圣旨)谢万岁!差  官 这里还有皇上亲笔为徐士林写的祭文,“於戏,流芬竹帛(名载史册),卓然一代之完人;树范岩廊(在朝廷中树立典范),允矣千秋之茂典"。请收好。李金花(接过祭文)谢万岁!于登兰       谢万岁!来  福      【鼓乐声中差官   下。李金花(跪在灵前)爹爹,你都听到了,皇上降旨,赐你入京师贤良祠,厚葬呀!皇上说你是“一代完人,千秋之典范呀!       【奏哀乐      【切光。                                               全剧终
  (创作于2010年6月)
 
  精品推荐
  活跃会员
  征文启示
    尊敬的广大文学爱好者,齐乐娱乐原《文学读书》栏目现经过改版,已更新为《文登文学》,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可在本栏目下方的"文学爱好者专栏"中根据作品分类发布文学作品。具体方法如下:
    1、点击"会员注册",填写用户名,设置账号密码(此账号可在新区论坛中通用)
    2、以前曾经在原《文学读书》中发布过文章的老用户,可使用原来的用户名,但需要重新注册密码。
    3、点击"登陆发布"选择主题分类,发布作品。
    欢迎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积极发稿。如果想加入文登作家协会,可与陈秘书长联系。
    联系电话:13563141866



copyright© 2014 齐乐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鲁B2-20100020号
 电话:0631-8985020  鲁icp备09074927号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