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齐乐娱乐 - 资讯 - 供求 - 招聘 - 房产 - 婚庆 - 家居 - 汽车 - 法律 - 健康 - 企业 - 摄影 - 书画 - 文学 - 收藏 - 周易 - 美食- 社区 - 优惠券
首 页 文登作协
作协简介 组织机构
作协章程 作协成员
文坛动态 文登作家专栏
小说 诗歌 报告文学
随笔 戏剧曲艺 文学评论
文学爱好者
小说 诗歌 随笔
散文 杂文 游记
  当前位置:齐乐娱乐 >> 文登作家作品 >> 戏剧曲艺
现代戏曲——邻居
作者:于冠卿

时间  现代地点  某农村人物  德贤嫂——45岁,为人忠厚,通情达理      李大庆——40岁,个体养殖户,德贤嫂的西邻,性格直爽,遇事宜冲动      张秋月——25岁,德贤嫂小姑子,外号“小辣椒”,心直口快,性格泼辣翠  花——35岁,大庆妻,为人本分村  长——43岁,性格稳重,出事公正张快嘴——42岁,村妇,爱传瞎话,拨弄是非李二嫂——40岁,邻居邻居若干第一场  【幕启。【舞台正中是一农家大院,右侧设有院门,背景大屏幕上映出一排貂舍。远处山峦起伏,白云蓝天。[ 幕内合唱 : 阳春三月好风光,农村一派新气象。改革开放政策好,致富路上凯歌扬。【李大庆满面春风上。      (唱)会计室里会刚散,            急急忙忙回家转。            怀中揣着补助款……[翠花系着围裙上。翠花:啥会开到这时候,看把你乐的,……唉!你这兜里揣的啥?李大庆(接唱)这东西你见了定喜欢。李大庆  (高兴地从兜中掏出一叠人民币,在妻子面前晃着,学杨子荣献“联络”图唱段)崔旅长你抬头请观看,宝图献到你面前。翠  花  (惊)啊!,你从哪弄来这么多钱呀!李大庆  这是政府发给咱养貂户的特种养殖补助款。翠  花  怎么咱养貂上级还给钱呀?    李大庆:那当然,这是三千二百块,你收好!翠  花  (接过钱高兴地)大庆,政府对咱真是太有恩了,有了这笔钱,咱买貂食就不用犯愁了。李大庆  (高兴地)翠花,去年咱貂场纯收入了十多万,一年就把建貂棚的成本收回来了,今年貂下的这么好,按照去年的行情,今年年底就能创利二十万。翠花,到时候我给你买辆小轿车开着,咱也跟城里人一样,美它一美。                                                【张快嘴悄悄上场,站在门外偷听。翠  花  看你那高兴样,常言道,天有不测的风云,干养殖的风险大你还是别高兴地太早了。李大庆  (不满地)闭上你的乌鸦嘴,你就不会说句吉利话?翠  花  (改口)好……好好,咱家的貂肯定顺顺利利,啥事也不出,年底赶上个好行情,卖它三十万,行了吧?。李大庆  (上前在翠花的脸上吻了一下,笑着)这才是我的好媳妇。【张快嘴入内见状双手捂着脸。张快嘴  唉……唉唉,羞死人啦,大白天在院子里亲嘴不怕人笑话呀!【李大庆和翠花一惊。李大庆  (对张快嘴不悦地)我是亲我媳妇,又不是偷人家的,有啥好羞的?张快嘴  (皮笑肉不笑)那好,你俩继续亲,继续亲,我躲着。【张快嘴转身欲走,翠花忙上前拉住。翠  花  大嫂,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人就这样,不会说话。张快嘴  (转身,板着个脸)我看你们两口子是否高兴地有点太早了。【李大庆和翠花惊愕。翠  花  ……大嫂,你这话可是话里有话呀?张快嘴  你们还不知道吧?东院德贤家的闺女后天要出门子了。翠  花  她出门子与俺家有啥关系?张快嘴 :没关系?(唱)东院的闺女要结婚       结婚就要放鞭炮。     鞭炮一响准伤貂 看看你俩还能搂着笑?    【李大庆和翠花惊恐万状。李大庆  可不是吗?这事咱们怎么没想到呀!翠花:  这还真是个事了。张快嘴  知道吗?养貂户眼下最怕的就是惊吓。李大庆  (惶恐)这不假,前年村东石窝子放炮,伤了咱村四百多只貂呢。翠  花  (又怕又无奈)大庆,快拿个主意,这可咋办呀!李大庆:(为难地)这事……张快嘴  别这事哪事的了,快到东院去告诉德贤媳妇好日那天别放鞭炮啦!李大庆  (为难的)……大嫂,这事我不能去,你知道,我们两家平时连话都不说呀!张快嘴  (惊醒)喔……是呀!我怎么忘了这茬。李大庆  大嫂,烦劳你去东家给我们说和说和吧!张快嘴  (疑)……我?翠  花  可不你吗?咱村谁不知道大嫂的嘴巧,死人都能叫你给说活了,你一去,她保准会听你的!张快嘴  (高兴地)……好吧,我就给你们去当一次说客。李大庆 翠花 : 那就谢谢大嫂了!张快嘴  先别谢,你们把酒菜准备好,我去去就回。【李大庆和翠花对视了一下。李大庆  (笑着)大嫂,你要是能把这事说和成了,你是想吃海参还是想吃鲍鱼尽管说。张快嘴  (高兴地)行!,这事包我身上,天底下还有你大嫂说合不成的事?【张快嘴做了个很自豪的手势,亮相。【灯暗
第二场【幕启【德贤嫂家。陈设简单。【德贤嫂从内出。(唱)树上喜鹊叫喳喳,        张嫂俺心里乐开了花。    闺女后天办喜事,亲朋好友都来我家。忙的我三宿没合眼,俩眼皮上下老打架。虽说是万事都备齐,可心慌意乱不知为的啥?(白)这不,眼看好日就到了,我得好好想想还有啥事没准备好?【德贤嫂坐在椅子上看客单。【张秋月提着大礼包上。(唱)     侄女的婚期就要到,           当姑的我备了个大礼包。           桩桩件件我都备好,           还特意为嫂子买了一件大外套。  (白) 大嫂,在家忙啥呀?德贤嫂  (站起)妹子来啦,看你又拿东西来。张秋月  (放下礼包取出衣服)嫂子,这是我给你买的新衣服,梅子结婚那天好穿。德贤嫂  (高兴)妹子,你想的就是周到。张秋月   嫂子,后天就是好日了,还有啥事,我帮你操持操持。德贤嫂  (感激地)妹子呀,该办的事都办了,该下的请柬也下了, 你说西院大庆家咱请不请呀?     张秋月:请他干啥?德贤嫂  (为难地)妹子,咱村一百二十户,我差不多都请遍了,大庆和咱家一墙之隔,不请不好吧!张秋月  嫂子,有啥不好?不请他,咱村没人会给挑眼的。    【张快嘴上。张快嘴  德贤媳妇在家吧?德贤嫂  (惊)她怎么来了!张秋月  她来肯定没有好事!德贤嫂  在家在家,大妹子进来吧!    【张快嘴入。张快嘴  (见了张秋月,惊)秋月妹子怎么也在这呀?张秋月  (撇了张快嘴一眼)看你说的,这是我嫂子的家,我不该来吗?张快嘴  (脸红)该来,该来!你看,我这臭嘴,就是不会说话。德贤嫂  大妹子,你有什么事吧?张快嘴  不是我有事,我是替别人来说事的。德贤嫂  (惊)替别人说事? 张快嘴  你家闺女不是后天大喜吗?德贤嫂  是啊!后天你一定来喝喜酒呀!张快嘴  后天你们放不放鞭炮呀!张秋月  看你这话说的,结婚是个喜庆事,谁家不放鞭炮呀?张快嘴  ……我看这鞭你们还是不放吧!张秋月  那为啥?张快嘴  你们放鞭,那西院可就不乐意了呀!张秋月  我们家放鞭,与他何干?张快嘴  大妹子,你们要放鞭炮把西院子里的貂惊着,那两家岂不就…… 张秋月  惊死倒霉!张快嘴  (瞪了张秋月几眼)你这闺女,怎么这么说话呢?张秋月  你说我该怎么说话?张快嘴:闺女,你听我说。 (唱)小妮子说话欠思量,              考虑事情要周详。              放鞭炮一定把貂伤,              这个损失谁担当?张秋月  (发怒)你给我闭嘴。      (接唱)张秋月我怒火满腔,              往事历历眼前晃,              当年西院建貂场,              我哥好言去相商,              污染环境传疾病,              对居民齐乐娱乐有影响。              李大庆不听阻劝不要紧,              还拳脚相加把人伤,              我哥为此害了病,              此恨深深岂能忘?              现如今他只顾自己谋利益,              全不顾别人的心里怎么想。              世上哪有这段理?              他这是自作自受自遭殃。张快嘴  好—好—好—你别说了,我只是个传话的,你们爱听不听,话我可传到了。(转身欲走)德贤嫂  (着急地)大妹子,你别急着走呀?张快嘴  (出门)你们就闹吧,我看弄不好还要出大事。德贤嫂  (埋怨)妹子,你哥是得癌症去世的,与大庆没有关系?张秋月  (愤怒)嫂子,我哥不是大庆打死的也是叫他给气死的!德贤嫂  妹子,这事过去多年了,咱就别翻那旧帐了!张秋月  不行,嫂子,这事你听我的,咱该放放,打官司告状我陪着(高声)张快嘴,你不是爱管闲事吗?你去告诉西院,鞭炮是一定要放,而且要多放!张快嘴  (在门外,生气地)好……好好,你们放吧,有你们挠头的时候!(下)德贤嫂  (为难地)妹子,我看后天咱就不放鞭吧!张秋月  嫂子,为啥不放,你怕啦?德贤嫂  (为难的)不是怕不怕的事,咱跟西院本来就有过节,如果再放鞭,惊着他的貂,这两家就更不好了吧?张秋月  嫂子——       (唱)劝嫂嫂切莫要啰啰嗦嗦,             喜庆日放鞭炮咱无过错。德贤嫂  (唱)话虽是这样说,             可得罪邻居要不得。张秋月  (唱)你老为别人想的多,     是不是忘了我哥哥。     当年在西院起战火,光药费咱就花了三千多。现如今他图私利有求你我这种人不必和他费口舌。德贤嫂  (唱)李家人为此事确有不妥,              咱怎能跟他同处一个辙。              常言道冤家宜解不宜结,              依我看以和为贵是上策。张秋月  (唱)嫂子休要太软弱,              软弱必然是非多。              放鞭这事我已定,              看他西院能吃了我。德贤嫂  妹子你——张秋月(坚持)嫂子,别说了,听我的!【张秋月双手掐腰朝西院怒目而视。【灯暗
第三场【幕启。【场景与第一场同。【翠花在院子里洗鱼,李大庆一手提着两瓶酒,一手提着2斤肉高兴地上。李大庆  (高兴地)翠花,你看酒肉我都买回来了,这回好好招待一下张快嘴。翠  花  (担心地)谁知张快嘴能不能把事办妥呢?李大庆  (自信地)没问题,张快嘴是什么人,她能把死人说活了,这点事根本不成问题。【张快嘴上。张快嘴 (唱)本想替李家去说情,未料到进门就碰了钉。(入门)都说秋月是个“小辣椒”,要我说简直是颗扫帚星。翠花、大庆 (惊)大嫂,这么快就回来了? 张快嘴 (生气地一腚坐在椅子上)               这个可恶的“小辣椒”,我好言好语的和她说,她倒好,一头的角,还骂人,说不但要放,还要大放,多放。李大庆  (愤怒地)他凭什么骂人?我找她去!翠  花  (拦住)大庆,你别急,叫大嫂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快嘴  (唱)我劝说张家后天别放鞭,“小辣椒”一听就变了脸。骂我多管闲事净扯淡,不让放鞭难上难。李大庆  (发怒)这小丫头敢骂你!张快嘴  (接唱)骂我我倒不在乎,她不该说你俩口子不是歪。还说,还说什么——你气死了她哥张德贤。李大庆  (怒气冲天)胡说,她哥是得癌症死的,管我什么事?不行,我得找她去!翠  花  (上前阻拦)大庆,你千万别去,这事本来就是咱的错。李大庆  (不满)咱有什么错?咱在自家院子建貂场,管他家什么事?翠  花  咱在院子里建貂场,他是管不着,可是养貂的气味难闻,人家不满咱是对的。李大庆  扯淡!我在自家院子里养貂不犯法。张快嘴  对,大庆,你有理,她家放鞭可没有理,你去告诉她,不准放。【李大庆欲走,翠花阻拦。【德贤嫂上。德贤嫂  你们在吵什么呀!【翠花、李大庆、张快嘴惊恐万状。翠  花  (马上热情地)德贤嫂来啦,快坐(拿凳子)。德贤嫂  (笑脸相迎)大庆兄弟,我是来告诉你们,后天我闺女结婚不放鞭了,你们放心吧!李大庆  (不相信地)你说的可当真!德贤嫂  大兄弟,咱们是东院西院,相处十几年了,大嫂什么时候说过谎?翠  花  (笑着)对,对,咱村谁不知道大嫂的为人,谢谢大嫂了!德贤嫂  不用谢。好,你们忙吧,我家里还有点事,先回去了。(出门)翠  花  (高兴地)这下可放心了!【灯暗。
第四场【幕启。【场景同前场。【幕后传出巨烈的鞭炮声。【翠花急上,惊恐万状!翠  花(呼喊)大庆,大庆,快来呀,不好了!咱家的貂死了!大  庆(急上)你说什么?貂死了?翠  花(从笼子中提起一只死貂)你看!大  庆(接过死貂)(唱)活生生的貂都死掉,全因东邻放鞭炮。发财之梦成泡影,大庆我心中似刀搅。(白)张德贤这个骚娘们,骗我呀,她亲口说不放鞭,为什么说话不算数,我找他去!叫她赔偿我的损失!(急出门)【灯暗。
第五场【幕启。【德贤嫂家门口。舞台左侧有一门楼,门楼上挂着红灯笼和红彩绸,大门上贴着结婚对联,门口停着一辆红色轿车,十几位男女在看热闹。【张秋月笑嘻嘻地上。张秋月  (朝内喊)小虎子,鞭炮都放完了吗?【内喊  姑姑,都放完啦!张秋月  (高兴地)好!放完了,你们过来等着送客。(下)【李大庆提着一只死貂怒气冲冲上,站在门口,众人惊。李大庆  (朝门内喊)张家骚娘们,你给我出来!【德贤嫂从内出。德贤嫂  (见李大庆提着一只死貂惊恐)大庆兄弟,这貂?李大庆  (愤怒地将死貂摔在德贤嫂面前)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臭娘们,昨天你亲口对我说今天不放鞭,为什么还放?结果把我家的二百多只貂惊死了大半!(落泪)你赔我貂——德贤嫂  (惊疑)大兄弟,我没有叫人放鞭呀!李大庆  我不信,你没听见放鞭吗?德贤嫂  听见了,我正在家中忙着迎接女婿,没理会是谁在放鞭!李大庆  你这是在推卸责任,在你家门口放鞭,你说你不知道,鬼才相信呢?你赔我貂!【张秋月从内出。张秋月  李大庆,这事不管我嫂子的事,鞭是我叫人放的,你想怎么着?张大庆  (怒)好啊,张秋月。        (唱)你存心不良放鞭炮,故意吓死我的貂。张秋月  (唱)李大庆说话令人恼,              结婚谁家不放炮。李大庆  (唱)别人放炮我不管,              今天你必须赔我貂。张秋月  (唱)李大庆你别胡搅乱缠,想叫我赔貂难上难,        (白)快滚,今天是我家大喜的日子,              别在我家门口瞎吵吵!【李秋月欲走,被李大庆扯回。李大庆  (火气)李秋月,你不讲理是不是?咱找村长论计论计。张秋月  你死貂,你倒霉,反正不管我的事,你爱上哪说上哪说,我不去!(欲走)【李大庆又揪住李秋月。李秋月  (挣扎)怎么,你要打我呀!李大庆  (揪住李秋月的胸襟)我打你怎么了?【李大庆举起手来要打李秋月,德贤嫂上前阻拦。德贤嫂  大兄弟,有话好好说,打人干啥?【张秋月举手反打了李大庆一巴掌。【李大庆暴跳如雷,立即还手打了李秋月脸上一巴掌,张秋月鼻青眼肿,张秋月又想还手,德贤嫂上去阻拦,李大庆将德贤嫂向外一推,德贤嫂倒在地上,头碰在石阶上,晕倒。李大庆视而不见继续跟张秋月撕扯,李二嫂急忙上前救德贤嫂。李二嫂  (急)不好了,德贤嫂晕过去了,你们看头都出血了!【众人大惊,急忙上前救德贤嫂,李大庆和李秋月住手,有人喊“村长来了。”李大庆愣。村  长  (上场)怎么闹成这样?快打120(掏开手机)。【灯暗。
                           第六场【幕启。【李大庆院内,场景同第三场。【翠花在数落李大庆。翠  花  (唱)大庆你做事太鲁莽,不该动手把人伤。现在你把大祸闯,咱快到医院去看望。李大庆  (不服)要去你去,我可不去!翠  花  (不满地)大庆,是你把德贤嫂推倒了,你不去像话了吗?李大庆  我又不是故意推她,我跟张秋月打仗,谁叫她插手了?翠  花  (唱)大庆说话太无理,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德贤嫂受伤把院住,咱就该去看望的。(白)大庆,走,我和你一块去。【张快嘴上。张快嘴  你们两口子都在家呀!翠  花  (惊)张嫂,你怎么来啦?张快嘴  翠花呀,我是来告诉你们,张秋月要到法院去告你们打伤了她大嫂,要你们赔偿她大嫂的医疗费。李大庆  (愤怒地)叫我赔偿医疗费?这真是恶人先告状,我家一百多只貂叫她家放鞭炮吓死了,我还没去告她呢?不行,我得到法院去告她!(欲走)翠  花  (急忙拦住)(唱)大庆你先别冲动,这事咱还没搞清。若是你真的打伤了人,不赔偿人家怎么行?李大庆  这么说咱家的一百多只貂死了,她就不用赔了?翠  花  (唱)死貂和伤人是两码事,二者不可相提并论。李大庆  (唱)翠花你怎么胳膊弯向外,帮助别人欺负自己。张快嘴  是呀!翠花,这事本来就是张家无理,她放鞭吓死你家一百多只貂,你家的损失最大,要赔也是她家赔你们。李大庆  对呀,你看张嫂都说她该赔咱。【村长上。村  长  大庆在家吗?【李大庆和翠花惊  “村长怎么来啦?”翠花到门口迎接。翠花  村长来啦!村  长  (进门)大庆在家吗?李大庆  (上前)在,村长,你有事?村  长  (见到张快嘴)快嘴也在呀?张快嘴  (羞愧)村长,我是来串门的。(转身溜走)村  长  (望着张快嘴)她来干什么?是不是又来传瞎话?李大庆  没有,没有,她就是来串门的。翠  花  (拿凳子)村长,你坐。(转身又进内屋)村  长  (落坐)大庆呀,我听说你的貂死了不少?李大庆  村长,可不是吗?都是东院,今天早上放鞭把我的二百多只貂惊死了大半。村  长  (叹气)是啊!你的损失不小呀?李大庆  (愤怒)村长,都是东院不好,明明知道貂怕惊吓,她们故意放鞭,村长,我正准备到法院去告她,赔偿我的损失。村  长  (惊)大庆,你说什么?你要去告东院?李大庆  是啊!村长,你看我这一百多只貂死了,这可是要我的命呀!村  长  大庆啊!(唱)这事你做的欠思考,人家结婚放鞭炮,即使吓死了你的貂,你也没有理由将他告。李大庆  (唱)村长,你说话有偏向,东院放鞭把我伤,我一下损失了二十万,难道她家不该赔偿?村  长  大庆呀!这是你不懂法律呀,法律没有一条说结婚不准放鞭呀?李大庆  法律是没有一条规定结婚不准放鞭,可是她家放鞭吓死了我家的貂呀?难道我的貂就白死了!村  长  大庆呀!       (唱)你家这回损失惨重,的确让人感到悲痛,但这场灾祸全由你自己造成。李大庆  (火冒三丈)        (唱)村长你说话太不公,说什么这场灾祸是我造成。难道是我叫她家放鞭炮,来将自家的貂儿惊。村  长  (唱)大庆你听我把理讲,三年前的事情你忘没忘?当初你要在这院子里建貂场,曾与张德贤干过一仗。张家不让你在院子里建貂场,是为全村的百姓着想,因为养貂臭气熏天,影响全体村民的健康。可是你不顾大伙的利益,建起貂场把貂养。你家是收入了几十万,结果却把邻居的感情伤,大庆你当时想没想,会有今天这下场?【李大庆低头不语。翠  花  大庆呀!(唱)村长这话有道理,当初大伙是好意,可咱们就是听不进去,结果得罪了众邻居。现在咱貂死人家笑,这真是害人又害已。李大庆  (叹气)难道我这一百多只貂就白白死了?翠  花  (气恼地)不白死,你还有两法呀!村  长  大庆,这事唯一的办法是你要彻底认错,求得大伙的谅解,才能获得大伙的同情,也许大伙能帮你!李大庆  (疑)你说什么?叫我认错?村  长  是啊!李大庆  (朝天)难道是我错了?(朝观众)你们说真是我错了!翠  花  大庆,村长说的对,是咱们错了,咱们就要向大伙认错,向张家赔礼道歉,求得张家和大伙原谅!李大庆  (想不通)你说我的貂死了,损失了几十万,还得叫我向大伙认错,这是什么道理!村  长  大庆,看你这顽固头脑跟榆木疙瘩似的。好,我还要到城里医院去看望德贤嫂,听说她伤得挺重,大庆,你跟不跟我一块去看看她呀!李大庆  (怒)我不去!听说她还要去告我呢?翠  花  (着急地)大庆,你别听张快嘴的话,咱们跟村长一块去看看德贤嫂吧!李大庆  不去!村  长  (叹气)你们不去,我可走啦(下)翠  花  大庆,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呀,咱随着村长一块去看看德贤嫂,多有面子呀!李大庆  翠花,我去了怕“小辣椒”那厉害精不给我面子。翠  花  我看不会,有村长在场,她不会把你怎么样。李大庆  现在不去,等等看,张秋月会不会去告咱?另外,我先去城里找律师问问,咱这貂死了,东院得不得赔咱损失。翠  花  (叹气)好啊,你就等着吧?【光暗。
第七场【幕启。【医院病房。【德贤嫂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手上插着吊瓶针头,慢慢坐起。德贤嫂(唱)放鞭炮引起纠纷,张李两家矛盾加深。秋月与大庆动手干仗,我劝架被拽倒伤身。【张秋月提饭盒上。张秋月  (唱)李大庆不讲理将嫂子打伤,做好饭到医院前来看望。(入内)张秋月  嫂子,你的伤好些了吗?(放下饭盒)德贤嫂  妹子,今天好多了,自己能坐起来了。张秋月  嫂子,我做的稀饭,炒的鸡蛋,你吃点吧!(动手揭打开饭盒)德贤嫂  我现在还不想吃饭。张秋月  嫂子,你身体弱不吃饭怎么行呢?来,吃点!德贤嫂  妹子,你先放在那,等我想吃了再吃吧!张秋月(无奈地)好吧!(盖上饭盒)德贤嫂  妹子,医院没说花了多少钱?张秋月  嫂子,钱的事你别管,有我哪,再说了,是李大庆打伤了你,这钱得由他付。德贤嫂  妹子,这伤是我自己摔倒的,不关大庆的事。张秋月  (不满地)嫂子,你傻呀,明明是李大庆把你推倒的,怎么是你自己摔倒呢?对外人千万别说是你自己摔倒的。德贤嫂  (唱)妹子呀,大庆他是有责任,可咱不能得理不饶人。李秋月  (唱)嫂子你就是太软弱,所以他就欺负咱。【张快嘴上。张快嘴  (唱)李家要去告张家,我得赶快来告诉她。(入内)张快嘴  德贤媳妇,伤好了吗?李秋月  (惊)你怎么来了!张快嘴  妹子,我是来看望你嫂子的,又不是来看你!德贤嫂  大嫂,谢谢你来看我,你坐吧!张快嘴  德贤媳妇,你说李大庆俩口子讲不讲理,昨天明明是他把你推倒摔伤了,可他说什么是你自己摔倒的,还有他说你家放鞭炮吓死了他家的貂,他要去告你,叫你赔他家的貂!张秋月  (火冒三丈)你说什么?他要去告我们,叫我们赔他的貂钱。张快嘴  是呀,昨天他登门找你们不就是为了赔貂钱吗?张秋月  嫂子,你看大庆是人不是人,你伤成这样,他不来看你,反而去告你,这样的人能对他讲情面吗?不行,我得叫他赔你的医疗费。张快嘴  秋月妹子说的对,大庆他告你家赔貂钱,你们就叫他赔医疗费。德贤嫂  (为难地)这——【李大庆和翠花提着礼品上。李大庆  (唱)德贤嫂为劝架受了伤,翠  花  (唱)我和大庆前来看望。【李大庆和翠花入内,三人惊,表情不一。李大庆、翠花  秋月和快嘴都在呀!张秋月  (不满地)你们来干啥?李大庆、翠花  (态度和气)我们来看看大嫂。德贤嫂  (满脸带笑)大兄弟,翠花,快坐!李大庆、翠花  大嫂,你的伤不碍事吧!张秋月  怎么不碍事,昨天我嫂子差点不行了,多亏医生抢救的急。德贤嫂  (摇头)不碍事,今天好多了!你们不用担心!张秋月  (不满地)嫂子,怎么不碍事呢?医生对你不说实话,你的伤很重,初步诊断是脑震荡,恐怕会留后遗症!翠  花  (惊恐)那么可怎么办?张秋月  (故意吓唬他们)怎么办?医生说这里治不了,得到省城大医院去治!翠  花  (害怕)那得多少钱呀!张秋月  害怕了是不是?我正准备去找你哪!敢快拿钱吧!李大庆  (态度和谐)秋月大妹子,你别急,大嫂治病的费用我全付(掏钱)今天没带多的,这是一万元,你先拿着。张秋月(接过钱)这点钱怎么够呢?李大庆  不够不要紧,大嫂子该到省城大医院去治赶快去,我马上回去借钱。张秋月  好呀,那你们就赶快回去准备钱吧!德贤嫂  大庆兄弟,你们别急,我不一定去省城。李大庆  大嫂,你别犟,咱听医生的,医生说到大医院去就去,一定把病治好,不要留下后遗症,翠花,咱回去凑钱。德贤嫂  大兄弟,你们——【李大庆和翠花下。德贤嫂  妹子,医生真说我的病得到省城去治?张秋月  嫂子,医生没说,我吓唬吓唬他们。德贤嫂  (叹了口气)我还当真的了,哎,妹子,我看见你刚才接大庆的钱了。张秋月  是啊,怎么啦?德贤嫂  妹子,这钱咱可不能要啊!张秋月(不满地)嫂子,这是李大庆主动给的,为什么不要?【光暗。
第八场【幕启。【场景同第三场。【李大庆正在拆貂棚。【村长上场。村  长  大庆,你们这是在干啥呀!李大庆  村长,我们把这貂棚拆了啊!村  长  (惊)拆貂棚干啥?以后不养貂啦?李大庆  村长啊!       (唱)李大庆我做事欠思量,在院中建貂场太不当。以前没看到自己有错,貂死财去我好心伤。这就叫害人又害己,以后不再院中把貂养。村  长  (唱)听此言我心中感动,没想到你能改变初衷,拆掉貂棚我赞成,金钱买不来邻里情。乡亲们听说你有难,主动捐款救你命。【村长将一叠人民币塞到大庆手中,“大庆,这是十万元,你收好。”大庆接过钱感动得落泪。大  庆  (哭)村长,我对不起乡亲们呀!        (唱)李大庆我热泪盈眶,对不起乡亲们对不起村长。以前没听你的话,为私利我把邻居伤。而今天大伙捐款来帮我,我无地自容痛断肠。村  长  大庆,你别这样,你知错改错大伙都原谅你。【翠花高兴上场。翠  花  村长来啦!李大庆  (激动地)翠花,村长是来给咱送钱的。翠  花  (惊)送钱?送什么钱?村  长  是这么回事,乡亲们听说你们家的貂死了,损失很大,大伙都主动捐款,凑了十万元,刚才我送来了,钱虽然不够,但这是乡亲们一点心意。翠  花  (激动地)谢谢村长,谢谢乡亲们!村  长  谢什么?乡里乡亲的,谁家不兴有点难处,互相帮一把就过去了,大庆呀,你想养貂,村里在村外给你块地,在那建貂场继续养貂。李大庆  那好,谢谢村长了。李大庆  翠花,你把钱送去了?翠  花  送去了,德贤嫂说什么也不要,钱我又拿回来了。李大庆  不对吧,昨天张秋月还打电话叫我送五万元给她们去省城看病,为什么又不要了呢?翠  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去医院张秋月也在,她也说不用咱付医疗费了,管花多少他们自己拿。村  长  他们没收你们的钱也好啊!乡里乡亲的赔什么赔?你们不用赔他家的医疗费,他也不用赔你家的貂钱,两家都是高风格,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多好呀!【张秋月搀扶着德贤嫂上场。德贤嫂  (唱)雨过天晴出太阳,张秋月  (唱)疙瘩解开心情爽。德贤嫂  (唱)昨晚村长把道理讲,张秋月  (唱)秋月心里豁然开朗。德贤嫂  (唱)邻里之间和为贵,张秋月  (唱)登门认错理应当。【二人入内。村  长  德贤嫂,你们怎么来啦?德贤嫂  村长,我听说大庆兄弟在家拆貂棚,过来看看,叫他别拆了,另外,听说大伙都捐款救济大庆兄弟,我没有多的就捐5000吧。张秋月  村长,我是来向大庆个和翠花嫂认错的。【张秋月把钱递给李大庆,李大庆推辞不要。德贤嫂  大庆兄弟——       (唱)以前都是大嫂无理,为点小事伤了和气,放鞭又惊死了你的貂,大嫂实在对不住——张秋月  (唱)放鞭炮是我的责任,这跟大嫂没关系。千错万错是我的错,我不该为泄私愤来祸害你。(白)大庆,翠花,对不起了。李大庆  德贤嫂,秋月——       (唱)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李大庆,当初就不该在院中建貂棚。翠  花  大嫂,秋月——       (唱)以前的是非咱不论,今后咱两家要做好邻居。德贤嫂  大庆兄弟,翠花妹子。       (唱)你们的意见我同意,今后咱们要做好邻居。【德贤嫂、张秋月与李大庆和翠花四人的手握在一起。(亮相)村  长  (笑)好,好,好。        (唱)阳光和煦满园春,              多年的矛盾化玉帛。              张李两家握双手,              永远做个好近邻。              当年将相和传佳话,              今日张李的事迹更感人。       (白)好。你们张李两家多年的矛盾化解,握手言和,而且互相资助,这为全村人和睦相处做出了榜样,值得大伙学习。德贤嫂  村长,这是应该的。李大庆  德贤嫂说的对,这是应该的。翠花和张秋月  对,这是应该的。众人合唱   十八大精神放光芒,和谐社会大家唱。努力实现中国梦,万众一心奔小康。【光暗。剧终                                 (创作于2013年5月,发表于《文登文艺》2013年第4期与张世国合作)
 
  精品推荐
  活跃会员
  征文启示
    尊敬的广大文学爱好者,齐乐娱乐原《文学读书》栏目现经过改版,已更新为《文登文学》,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可在本栏目下方的"文学爱好者专栏"中根据作品分类发布文学作品。具体方法如下:
    1、点击"会员注册",填写用户名,设置账号密码(此账号可在新区论坛中通用)
    2、以前曾经在原《文学读书》中发布过文章的老用户,可使用原来的用户名,但需要重新注册密码。
    3、点击"登陆发布"选择主题分类,发布作品。
    欢迎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积极发稿。如果想加入文登作家协会,可与陈秘书长联系。
    联系电话:13563141866



copyright© 2014 齐乐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鲁B2-20100020号
 电话:0631-8985020  鲁icp备09074927号
齐乐娱乐